20170723

Baby Driver

大大方方地自我介紹我叫BABY - B.A.B.Y. 這件事本身就很酷。

電影一開場時我有點調適不過來,怎麼都是年輕人在演戲?近年幾乎已經習慣了不管東西方都是四五十歲以上的人在當男主角,甚至前天夜裡才剛看過的「GOING IN STYLE」,男主角是Morgan Freeman Michael Caine等等,好像那才叫理所當然。

酷愛音樂,完全倚賴音樂活下去的男主角BABY很像IAN CURTIS,或者其實是像「CONTROL」裡演Curtis的Sam Riley。高高瘦瘦,手腳頸項的長度有點不太協調似的,骨子裏都埋著很固執的自我。沒有很喜歡這類型的人甚至有點排斥,但看著看著卻會漸漸投入認可他的世界,俐落野蠻得跡近粗暴的開車技術,不愛社交卻無礙理解他人世界,只是毫無意外地同時有著善良溫暖的心,給予自己所愛的人們。這點有點CLICHÈ,但怎都比不過結局善惡到頭終有報的更加CLICHÈ。

至少畫面調度有趣,對白的轉折也生動自然,好愛一幫粗魯傷疤男劫匪們聊聊大計之餘忽然轉折到每個人總需要一首主題曲救贖自己的話題,什麼你沒有主題曲?型男BUDDY那種睥睨的眼神,搞得戲院裡的我也禁不住悄悄慚愧起來,我好像現在真的沒有喔。誰是Barbra Streisand?你們在聽什麼?異口同聲的QUEEN!之後懊惱的文化痴無助,你們到底在搞什麼?人生的浪漫,不管你是朝九晚五上班族還是痛快劫匪都要有的,你懂不懂?四人幫裡的漂亮妹妹還要叫做DARLING,即使不夠班,仍是稍稍牽連上了Candy Darling的煙視媚行,幾個人坐在BO'S DINER裡的一場戲,好CULT。

20170716

台北 x Paul Smith

在華山1914文創園區內遇見粉紅色的PAUL SMITH展,衝動地跑去看。雖然其實原本對他認識不深,但那一代的英國人,天生或環境的薰陶下注定有種吸引人的特質。
一進門就是一堵相片牆,對正的就是PATTI SMITH;站著發呆,隔著大西洋,他們果然也相遇了?
果然是精彩的那一代人。

因著曾經荒棄所愛半年以上,重遇熟悉的面孔,有種東西從脊椎骨發涼蔓生醒來。一個人看展可以將腳步放得很慢任由某些不可言喻的荒謬感覺滋長,被遺忘的,漸歸位。
「Inside Paul’s Head」是停駐最久的空間,小房間裡掛滿大大小小的螢幕,急遽變化的色調和影像,配上PAUL SMITH本人的聲音解說。他多年來有隨身拍攝書寫塗鴉做記錄的習慣,他說,靈感無所不在。愛各種色調的他,受的影響裡自然包括Mark Rothko和Matisse。抬頭是一片鏡子,你看見自己在人家大腦裡停留,帶走什麼了?
不是週末也不是假日,展場裡仍有不少人在漫遊,怎能不愛這城市—— 要有這樣將看展當作普通生活方式的魄力,才能真正作為一個文明城市。

走過他在柯芬園的辦公室,第一間店舖,經過他的奮鬥史,停在他的INSTAGRAM作品集前。不抗拒潮流,從柯達老相機到今天的IG,仍在捕捉生活裡遇上的每一寸零感。坐在公園式的長椅上,打開手機開始追蹤他本人的IG,是每個人的例行動作。

Literally anything can spark off an idea
People look but so often they don’t see

牆上再次遇見熟悉的面孔,這次是DAVID BOWIE,掛著的是他為他最後一張專輯「The Next Day」設計的官方T恤,和作為回饋的特別半透明版紅膠唱片。
有趣的人總能走在一起。坐在另一排電視銀幕前看他2014年在巴黎的時裝展,背景響起的,竟是FUJIYA & MIYAGI的 Ankle Injuries,喜歡的果然都真的撞在一起,跨代算什麼。




20170312

任航 | 艾未未

起初看見任航離世的消息。嗯。

後來在信箱裡盯著一封平時瞄過就刪的訊息發呆,一個女人,毫無顧忌地裸著上身望著鏡頭。莫名在想,這樣的照片乍看之下沒什麼,很多雜誌翻開來就是一堆這樣的圖,經常有些還勞煩咱們海關局雇了人一頁一頁地用馬克筆上色的呢,都見怪不怪了。但這張圖平實得禁不住在想,這張圖如果是出現在朋友圈裡呢,如果有個人在FB上忽然PO出這樣一張圖,那她的朋友家人要怎樣應對。有些東西很平常沒錯,但看得多並不表示就融入了自己的生活。我現在的生活圈裡不會有這樣其實算不了什麼的波瀾;一如許多我聽過名字但沒聽/見過作品的藝術家,我們的人生路上其實毫無交集。

還有,吸引目光的是艾未未致哀,我好奇。艾未未其實也沒說什麼,他說任航的作品代表了中國新一代攝影師的風格,真實,The images are fresh, but also empty and superficial. They contain a deep sadness within.
這不難翻譯,但我不想,我已經不知道艾未未原話到底是中文還英文,但若從中至英再至中的翻下去,我會忽然覺得很可笑。

於是星期天下午,試著去想像一下任航的人生,百無聊賴百無禁忌的生活,抑鬱症困擾,看著的東西忽然會變大,像草間彌生生活裡瀰漫的波點。有所侷限反而變成無盡可能的人生聽起來可能很勵志,但不管有限無限反正作繭自縛的人生才是大多數的常態。偶爾看見一個跳脫的,像發現一個可能,彷彿人生充滿希望,於是有人在FB寫下一堆勵志朝氣的句子,然後繼續大肆宣揚慶祝自己活著只會呼吸吃飯喝水的人生。週而復始又怎樣,反正從沒離群過,反正我懷抱幻想就比你高上一等。

你懂不懂sarcastic的中文怎麼解?
沒關係,有時候裝傻或乾脆真傻也都是一種過日辰的方式,不要懂得太多隱喻和嘲諷,單純一些的人生確實是可以很快樂的。
你看他們不快樂。你贏。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