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10

The Pillow Book

.

如果先入爲主是扼殺所有的源頭,便這樣相信好嗎?

來不及做好準備,先聽見中文歌曲還有尾隨而來字正腔圓的中文在身披和服額上寫著日本名字的鄔君梅口裏出現,先暈一個。好一個文化大衝擊。親愛的彼得,應該不會是功課做不夠吧?還是純粹故意這樣融合一切屬於西方思考模式裏的東方文化故意來一個衝擊吧?還是根本就搞混了東方大環境...?反正中國日本香港新加坡統統榜上有名。而從濃濃的西方觀點出發看慣看的九龍城還有東方風味大屋,新鮮的畫面裏時不時冒出熟悉景觀就有了空間錯亂的混淆。愛格林納威,就且相信這是刻意安排。不是所有説法都會被認同,就是這樣。

不是不是這樣的。這個不能感動我。就有這樣的呐喊時不時在耳邊響起。 (但誰要感動你?)

**

愛《The Cook, The Thieft, His Wife and her Lover》因而愛上Peter Greenaway,而期待電影配樂。縱使不是Michael Nyman,仍相信導演懂得需要什麽樣的音符為自己作品伴奏。然後,就失望了。或許不全然是導演的錯,太刻意的中國/日本風,太流于表面就失去了内涵或將内涵收得更加隱秘。

從紙變成筆走過長長的經歷。說人生兩大樂事是肉體之樂和文學之樂,女主角和出版商其實有同樣的認知,強烈愛慾且同樣享受紙/皮膚香氣,出現人皮信差將之連貫起來就變成順理成章的事。

與其説是女性主義擡頭不如説根本從一開始強調的就是女性自主意識。諾子和第一任丈夫的盲婚本就建立在可笑的立場上而霸道的丈夫最後因無法解讀妻子的日記而發狂,就出自于無法徹底掌控/了解妻子所有,男性沙文主義作祟因而逼使諾子放火甚至逃離。

本為借機接近出版商而誘惑的男人,愛慾之後慨然自薦犧牲成爲為諾子出書的信差。傳達的除了文字還包括奉獻誘人身體順便樂在其中,而打翻醋壇子,間接因此而致命。

**

相較于舊作的顔色濃厚熾烈畫面,這裡的畫面蒙太奇是截然不同的展現方式但一樣的貫徹始終。一個畫面同時看見相隔千年的人物也看見相隔一秒的思考與行動,作爲觀衆的,就從起初的驚艷到最後因過度運用變成了倦怠。

愛的,還是舊作。

1996。France。

導演: Peter Greenaway

Casting: 鄔君梅 as 諾子 Ewan Mcgregor as Jerome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