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01

爱比死更冷

總有一刻,不知做些什麽;總有一囘沉淪墜落醒來.. 做什么好?

好,就说说昨天泡的两部电影:

*

長長的鏡頭不讓匆忙,沒有一進高潮就跳下一幕的憂慮,一個人凝視鏡頭連續幾分鈡不眨眼睛,一段路三個人慢慢走著走著而導演相信你若用心你會發現一些什麽;沒有那麽強的領悟能力只顧欣賞純淨美麗,全白背景墻前幾個男人在演戲包括導演自己,就能看見血肉以外的思緒,在蔓延。

美麗是魅惑的面具蒙蔽了你不讓你看見其下隱藏著的壞心思;禁室裏你懂得防備每一個人獨對美麗的那一位交出了真心。沒有付諸言語甚至沒有被發現的愛以什麽代價換取?可能沒有。可能就算他沒有出現過,你還是一樣走向永恒的死路。

*

淩晨的《愛比死更冷》讓午後的《Querelle》延續:不認同志的Querelle說,配合一個男人,爲什麽不?我覺得那滿愉快的。主動接近一個男人?不,永不。(旁白:Querelle知道,純粹爲了樂趣,和要愛上那一個人才辦得到是不一樣。非現實的夢幻色彩襯托下一切都可能了起來,迷人的Querelle再坏再亂來統統被原諒。沒有什麽價值觀需要學習,你只要知道這就是Querelle,生命到達了所可能的最底層的生活方式才圓滿——人要回到最初的原始狀態才完整。是不是?

*

某篇專訪裏明某笑說:我的歌有很多是借用小説名著電影題目的;但其實這其中很多書我沒看過,比如説,小王子。書也許,但有名影痴的他據説念書時期常泡法斯賓德,那麽該是有關。是不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