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14

開到荼蘼 - 親愛的,你感覺到絕望了嗎?

林夕在《號外》某篇訪談裏如是説:「《開到荼蘼》是非常絕望的,因爲它說到對這個世界所有好奇已經消失。一個人對世界好奇消失是一件相當慘的事,真是生不如死。但我覺得這首歌寫出了火鳳凰那種置之死地而後生的絕境,在絕境中才能看清世界。你叫我再寫類似題材也寫不到,所以我覺得它很重要,從來沒有一首流行曲可以絕到這個地步。」

曲:CY Kong 詞:林夕
每只螞蟻 都有眼睛鼻子
它美不美麗 偏差有沒有一毫釐
有何關係
每一個人 傷心了就哭泣
餓了就要吃 相差大不過天地
有何刺激
有太多太多魔力 太少道理
太多太多遊戲 只是爲了好奇
還有什麽值得 歇斯底里
對什麽東西 死心塌地
一個一個偶像 都不外如此
沉迷過的偶像 一個個消失
誰曾傷天害理 誰又是上帝
我們在等待 什麽奇跡
最後剩下自己 捨不得挑剔
最後對著自己 也不大看得起
誰給我全世界 我都會懷疑
心花怒放 卻開到荼蘼
一個一個一個人 誰比誰美麗
一個一個一個人 誰比誰甜蜜
一個一個一個人 誰比誰容易 又有什麽了不起
每只螞蟻 和誰擦身而過 都那麽整齊 有何關係
每一個人 碰見所愛的人 卻心有餘悸

親愛的,你感覺到絕望了嗎?

有時會想,要和一首歌達致神人合一為之激動落淚兼之呐喊——怎麽世間竟有如此貼近我心慰我靈魂一曲——那種境地是否需要天時地利人和?

有的,有時魂魄會被無意遇見的某一顆音符勾掉的;或是因爲歌詞一擊命中過往生命中的某部分,或者因爲那旋律將你自某個困境中解放出來並引領你升華;爾後你為之感動你到處訴説卻處處撞壁,純粹因爲彼此經歷思想不同而已矣。比如從來不聼folks的某人,會在某個深夜不小心被Nick Drake感動於是糾纏了一整晚,隔天醒來會繼續聼Rock n Roll。迷戀,就僅僅因爲那一個magic moment,隔天你才理得清楚,那是乾手淨腳的one night stand還是一見鍾情。

而這囘,親愛的,你感覺到絕望了嗎?

年少輕狂得對什麽都充滿好奇對道德觀置若罔聞的那一段歲月,情竇初開那危險瞬間遇上的對手或者同樣對愛情充滿憧憬或者是情場老手,或者有過幾場ons或者曾經生死相許過;有人有幸順利得道升天;更多好玩的在場子裏轉了幾個圈圈愛過恨過傷過被傷過荒唐過,有些沉淪得無法自拔也不期待被救援,有些傷痕累累以後爬了起來拍拍灰塵抹掉過去仿佛什麽也沒發生過如常生活。

親愛的,你感覺到絕望了嗎?

如果仍不,恭喜你,全身而退不帶一絲遺憾,是你的驕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