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14

King Of the Road

Im Lauf der Zeit Wim Wenders, Germany, 1976.

Rüdiger Vogler as Bruno Winter Hanns Zischler as Robert Lander

*

他們一開始就親密無間——他用他抹過須后水的毛巾,他從他喝過的杯子裏喝著同一杯咖啡。這些那些兩個男人間的親密舉動其實無傷大雅;畢竟只是小節,誰在乎。只是對照接下來漫長路途上的相依相隨:這是預兆。

一路跟隨的他其實某程度上更像個小孩,對一切仍然極度好奇且舉止隨便的小孩。開著大卡車的他無論在哪一站停駐工作,在哪一片草原/沙地/河邊停下休息,他總是立刻下車四處走走,看看,摸摸;對所有一切都充滿了好奇。

而他沉靜安穩地繼續工作;如常的吃喝拉撒刮鬍子喝咖啡,累了就睡。他們有多不同,卻老是眷戀著相伴上路的快樂,願旅途永不完結過。

*

先有景爾後方才有故事。因爲不願放過太多喜歡的景,因此有了電影的開始;因爲在高速公路上擺脫不掉卡車后發現卡車司機其實悠哉遊哉,因此主角生活在卡車上;因爲要電影不停地動,因此主角的職業是巡迴各電影院提供放映機修護或放映。

看導演說拍攝一部電影的動機/過程時時是一件很有趣的事。這麽說或許有點對不起導演,但當導演經歷過的痛苦與煎熬都成爲過去而躍動紙上,說的與聼的都會自動過濾掉已經不復存在的不快記憶。痛苦在於點子與劇本隨著電影拍攝日程而誕生,快樂是極度自由的拍攝手法縱容團隊隨時因爲一幅美麗風景而停駐;卻也因爲不拘束而在點子沉睡或極累的時候發慌。

而這些,都能在發現美麗畫面的那一瞬間凝固而游走吧。

*

很深很深的孤單種在無法觸及的深處裏,他怎樣也擺脫不了。而他同樣在逃避——當離婚的理由是希望因而尋囘某部分的自己。從開始上路的安靜與互相猜測,到第一次的爆發而各自生活,到發現在一起其實比什麽都好因而再次快樂地上路;這回終于是坦誠説話無須謊言也無需猜測,快樂汎濫到一個程度才發現親密過度就無法繼續下去。

就真的分道揚鑣,不再平行前進的卻在無意中各自在火車軌上交叉而過;遇見過或不,生活總是在繼續而路無盡頭。

2 comments:

  1. 嗯,挺想看这部电影,也许因为你的影评吧

    ReplyDelete
  2. 喀喀,我滿喜歡這部電影的;
    你介紹黑白電影的時候我想起Wim Wenders 說他始終認爲黑白電影比彩色電影更真實,而這一部,是他精彩的黑白電影之一.. 看看吧?

    ReplyDelete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