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01

Wings of Desire, 1987.

Der Himmel uber Berlin 柏林苍穹下

Director: Wim Wenders

Cast: Bruno Ganz as Damiel Solveig Dommartin as Marion Otto Sander as Cassiel Curt Bois as Homor Peter Falk as himself

Country: Germany

文德斯在試談這部電影初步構思時候,說過這樣一段話:

如果要替我的故事做一個開場白,内容應該是這樣的:

當上帝,極端失望,最後準備永遠棄世界于不顧時,有一些天使不同意他的做法,站在人類這一邊,辯説應該再給人類一次機會。

因計劃遭到阻撓,上帝顯得極爲生氣,並將天使放逐到地球上最糟糕的地方;柏林。 然後上帝就離開了。 這些事情發生在今天我們所慣常說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

從那時候開始,這群因“二次天使叛變”而落難的天使就被困在這個城市裏,不但釋放之日遙遙無期,連重新獲准囘天堂的機會都沒有。他們被詛咒而成爲目擊者,永遠只能做旁觀者,絲毫不能影響人類的行動,或是介入歷史的演變。他們甚至不能移動一把沙子..

*

爲什麽是天空?因爲曾經一分爲二的柏林,一直共同擁有著的只有天空。電影要說的其實是二戰后的柏林,有異于其他城市的柏林,本質上像個廢墟的城市。人麽怎麽在這兒生活,整個城市背負著的是怎麽樣一種歷史負擔;我們於是跟隨天使緩慢沉靜的腳步,從黑白的視覺角度看見屬於我們的全部;華麗璀璨的馬戲團帶來僅止于片面的歡樂,小孩很快就忘記而大人根本不在乎;看見在荒野中尋找過往繁華的老人,而迎接他的只有一片荒涼和一道畫滿美麗塗鴉的柏林圍牆。

從高處俯瞰這遍佈戰後廢墟的城市竟是詩意。當世界譴責的目光集中在這裡,城市成了殘暴人類的化身,像受傷的野獸一樣沉默地養傷。

溫柔的天使失卻守護人們的能力。他們受懲的方式是被放逐到我們的世界當一個觀衆。看看你們心愛的人們在失去了守護之後是怎麽樣的生活著。他們只能默默地看著事情發生,閉上眼睛傾聽我們的聲音,溫柔地觸摸失意的人們。有些人感受得到,有些人伸手拂掉了衣袖上的塵埃。有些孩子在一瞬間看見了天使,卻在低下頭來的時候統統遺忘。

天使有多渴望腳邊的一陣風,盼望著某些能讓他開口驚嘆的感覺,希望認識顔色;用永恒的不朽來交換人們的所有感覺;寒風裏摩擦雙掌的溫暖,一杯咖啡的芬芳。

願望達到的那天不再是天使的他初次的味覺體驗是自己的鮮血。竟有多愉悅。憑藉圍牆上的的塗鴉認識顔色,那瞬間的狂喜。灰暗淡雅的天使轉身成爲披上七彩外衣的路人甲,有多逍遙快樂。他像個孩子歡愉地踢起一陣黃沙飛舞有風吹過,笑得有多天真爛漫,爾後像所有人一樣遺忘。他遇見一個和他一樣曾是天使的人,他急於知道更多他不懂的,而他微笑告訴他自己去體驗,你將懂得更多。於是,他微笑。

當天使不再是天使,另一個天使傾聽他,撫摸他。Touch。翻譯過來該怎麽說?

他找不到當他仍是天使時候遇見的並且喜歡上的一個女孩,但沒關係,天黑以後他們終會遇見彼此。

*

全片有80%的時間是黑白。顔色偶爾悄悄出現,直至天使放棄永恒成爲人類以後才見到了圍牆上的塗鴉色彩有多豐富有多驚艷。詭異的是顔色初次悄悄出現時候冒上心頭的是惶恐,像在害怕顔色像一片迅速蔓延的病菌侵入並傷害了純淨的天使。

是從這一部片開始,斷翼天使,墮入凡間的天使忽然湧現,滿滿的在我們周圍身邊出現,變成我們口邊筆下的慣性詞句。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九十年代初期遇上一本名叫《椰子屋》的雜誌,那一期的雜誌從一翻開到最終的底頁都是天使,詩意的天使,斷翼的天使;在影碟尚未汎濫的當時電影並不好找,我終于沒能看見這部片子,卻從那個時候認識了天使。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