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19

Paranoid Park

2007. France. Gus Van Sant

Gus Van Sant 擅長的長鏡頭加上杜可風鍾愛的晃鏡,觀衆有幸好好經歷一場夢幻迷離的視覺享受。不離不棄默默追隨主角走完長長的草原小徑或學校走廊或廣場電動扶梯,下一秒就飄飄然進入刺激狂野而無暇思考的滑板世界,來不及緊張主角最後的結局如何,先好好夢游一場;沒有冗長的沉悶,沒有暈頭轉向的暈眩,伴隨導演一貫鍾愛的美少年,如詩景致,嗯嗯,恰到好處。

這是一個關於無意殺人后内心糾結彷徨的故事,雖然畫面看起來是云淡風輕。

*

從頭至尾男孩看來平靜淡定雖然心事重重寫在臉上,背負著一條人命與内心掙扎,該怎麽做?最觸目驚心一幕是當火車碾過那人斷為兩截以後仍然爬行並能擡頭凝視男孩,那眼睛裏在說什麽?似乎沒有怨恨,更多的是困惑?

無法告訴任何人,就得壓抑;這世界有些什麽其他的比約會,分手之類的事重要,男孩如是説。愛學大人擺姿勢抛媚眼但仍生澀的典型青春期少女問,比如説?戰爭,飢荒,男孩總不能說,比如殺人后怎麽辦。心理沉重是一回事,生活仍然繼續是另一回事。若決意收藏心底一輩子你就得學會如何與這大秘密相處一同過日子,溜冰,繼續滑板,做愛,分手。

沒辦法說的出口,就書寫,你可以寫給任何人,少女説,貪戀地加上一句你可以寫給我。男孩於是寫,寫出來有沒有好一點?忠實記錄發生的每一個細節,再對自己忠實地將所有所寫的付之一炬。再下去的人生會是怎麽走下去?

會不會隨著成長記憶衰退而逐漸遺忘?那似乎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至少,對一個少年來説是漫長。對一個觀衆來説,故事還沒結束而你只是剛巧經過,於是得以窺見部分。

*

難得沒有同志元素?若真的沒有,Paranoid Park裏那主動上前邀約一杯啤酒的那男人注視著他那瞬間,還有,Jared開車時候慢動作瞟向Alex那兩眼,是什麽?或者,就當我多心,就愛這樣的旖旎風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