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31

[The Double Life of Veronique]: 兩生花。

La Double vie de Véronique, 1991

France/ Poland/ Norway

Director:

Krzysztof Kieslowski

Cast:

Irène Jacob as Weronika/Véronique

我知道一部好電影與時間的前進速度不該被扯上關係,若你有幸得以一見半個世紀或者僅僅十年前的一部好電影(有幸,因你錯過了某個美好年代但你尋囘了當時候的某個瞬間。),就該會自動搭乘時光機回到那一個時刻在那短短的幾個小時中重溫過往美好。但是,這幾天重溫幾部荷里活舊片偏是陷入了時光罅隙近乎懊惱地鬱卒著,縱然是很精彩的科恩兄弟舊作,黑暗中享受一輪緊張跟著主角迂回行走之後仍是無可避免地陷入揮之不去的陰暗情緒。試著尋找一個理由,是什麽在困擾著,是太過典型的八十九十年代褪了色的形象潮流,是不小心墮入十年前熟悉的景觀擔心一切重來的自我困擾?無論如何,是庸人自擾沒錯。

然後一天翻出舊片[兩生花] ,這些有的沒的負面情緒終尋到了一個出口得以逃脫;時代仍然是屬於上世紀的但活在其中你不覺得時間存在,不設時限的美麗,金黃色的色調將青春的恣意鍍了金,璀璨的笑容被奢華地鑲起。你知道青春是這樣的,隨時隨地很很容易地愛上一個人,忐忑地追尋一個或者很多個夢想,快樂可以很輕易得到;沒有享受過黃昏時候金色陽光灑遍大地的快樂——我是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反信徒,有點接近病態地憎恨黃昏即使明白它只不過是白天與黑夜的交接點—— 也能在洋溢如此色調的片子裏得到賞心悅目的滿足。

美麗的街道,美麗的人們,美麗的透明球裏的星星與倒影;如此極盡能事的奢華與精致,視覺上已經目不暇給。

波蘭的Weronika 的青春順利得連自己都在害怕,幸福的雨滴降在臉上她擁有了愛情,和演唱事業的最佳起步,直到一切在極其突然的一個時刻裏終結。另一個城市裏生活的Véronique 過的是同樣流暢自由的人生,雖和另一個自己沒有交集點但同樣在追尋愛情,同樣生活在音樂事業裏頭。Weronika說,我知道我不孤單,沒有原因。她離開的那一刻遠方的Véronique 痛哭,忽然變得孤單,沒有理由。她們都感覺得到另一個我的存在,唯一的印證發生在Véronique 前往波蘭旅遊的時候。Weronika看見了遊覽車上的她,而Véronique在很久很久以後看見自己當時攝下的旅遊照裏發現了她。

另一個我,我們永遠都自覺不完整,多數的我們至少在人生的某一個階段裏不都在口口聲聲說著要尋找自己,到後來長大后的某天變了尋找自己的另一半,我們到底是迷失了還是真的失落了自己,或者只有天曉得。

3 comments:

  1. Krzysztof Kieslowski是我最喜欢的导演之一,从他的《红白蓝》系列到《两生花》再到《十戒》等,我都是非常的用心去体会戏中的对白与镜头画面和色彩,只因里头太多可细细品尝的哲理。
    谢谢,因为你这一篇影评,再次唤醒了我心中的某些思绪。命运永远都是在生活的左右无形的干扰着我们,生命也许永远不会得到最完美的,但愿不失去太多的自己。人其实很渺小,想得到太多只会让生存变得更困难。看透真的很重要,可惜很多时候身不由己,我想大多时候人生都是失落了自己。。。甚至有时我觉得迷失也许是幸福的。。。

    ReplyDelete
  2. 導演大名聼得多,很慚愧地說這是我第一次看他的作品,但覺元素非常豐富畫面非常精致。謝謝你的提點,我想我是該更用心地去細看其中每一個細節,會再好好去看《紅白藍》和《十戒》系列..

    有思考才會對生命有所要求,才有迷失,才有找到方向/目標的可能.. 所以,縱然偶爾迷失我們都是心甘情願的,是嗎?我仍在途上,縱然方向/目標仍然迷蒙尚未清晰,但沿途風光也是無限好喔。

    ReplyDelete
  3. 沿途風光也是無限好,也许平凡的我们还能做得到吧。突然想起《阿飞正传》里的无脚鸟,沿途風光开始也许是好的,最终却还是逃避不了现实与心灵的挣扎,这正是许多电影所探索的话题呢

    ReplyDelete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