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31

從兩本書到一座城。

陳冠中說 :「兩條路徑當前,我曾做選擇,也和衆人一樣,選過較幽的徑,每每只是看不透,起了步,待知道是難行道也囘不了頭,或捨不得,當初何曾故意要成就後來的自圓其説.. 」

歐陽應霽說:「因爲好奇,我們常常在生活中發現這樣好玩那樣不尋常,開始的時候興致勃勃的跟蹤追迅,以爲有能力查根究底,但走不了多遠就發覺太複雜太麻煩,結果不了了之.. 」

同一天遇見兩本書題的是意境有點相似的字:一開始我們很容易被什麽吸引,義無反顧投身其中而當發現前路難行,堅強點的像前者惟有挺起胸膛一點一點匍匐前進而至終可能海濶天空;大多數的我們選擇的卻是後者的不了了之。昨天才學會走錯路應該RESTART,今天疑惑的卻是,一個人的生命又經得起多少次的RESTART?

説到底,你總是必須懂得當下你正在做的是什麽。

*

城裏買書帶點中彩的喜悅,轉個念頭變成悲哀。當首都書店一家一家愈開愈多愈精彩時候,島上的書店一家一家關閉。上世紀喧囂熱鬧一時的書店街老早邁入歷史,後來開設的大將書局來了又走,走了又來,終究還是在上月中打道回府離開小島。唯一幸存的某家書局,進的書籍愈來愈大路選擇愈來愈少,員工服務態度嚴重退化——許多次在櫃檯前等候5至10分鐘而前方那位也只不過買了兩本書幾樣文具不說,每每開口詢問某書時候忙著東家長西家短或忙著將書本一本一本用透明塑膠紙打包的店員一臉不耐茫然,終究答案還是沒有不知沒有。

什麽時候我們自豪地說過我們在國内第二大城市長大,如今我們只能噤聲;申遺成功官方大肆慶祝;展望無限聽説生機處處;但一個少了文化的城市,走起路來會否有點頭重腳輕?繼續沾沾自喜我們的美麗市容,美麗的寺廟宗祠老房子,引人發思古幽情的小路,悼念所有曾經有過或者仍然殘存的傳統文化,但本該與時並進的人文發展,在何方?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