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26

假如書寫新年。

小年夜最大的意外收穫竟然是,無意間扭開電視遇上CASH頒獎禮,且恰好是老爺得金針獎那一段。雖是說也說得慣了聼也聼得多了——老爺是咱們這年代最偉大的詞人沒錯,但雖未能親臨現場感受氣氛而真在電視畫面上看見老爺獲獎時刻:藝人輪流獻唱,前前後後的液晶屏幕不停打上老爺的豐功偉績——還是感動了一下下的,咱們這一代的偉人,偉人大概就是這樣的吧。

小插曲是藝人輪流獻唱老爺的歌後,司儀對著眾星拱照的老爺說,今天有個神秘嘉賓要來跟你祝賀喔;當下看見老爺有點小緊張了一下,待看見從觀衆席上捧著束花唱著歌徐徐下來那人是咱們的歌神,老爺有沒有小小的失望了一下?鏡頭當時沒有第一時間捕捉到老爺的表情。這樣的安排,確實是為了造福群衆與照顧了經濟風暴下復出的歌神吧,老爺不知有沒有失望但我真是失望了一下下。

*

抽離現實還是回歸現實,尚未搞得清楚:大年夜一天裏混在魚丸間的忙碌,和大年初一曝曬在大太陽下行人間的擾攘,都是前所未有的。初一下午回到家裏進入封閉狀態以後忽地清醒過來,怎麽了?兩個日裏的忙碌腦袋幾乎進入停頓狀態,所有行爲應答發生得順其自然無需思考也沒人希望聽到創意點的答案。不等候誰對我公平一些,我只需對我自己負責;還有,我清楚我的底綫。

走在街上香煙裊裊中看見的人們特別勇于打扮,平日不捨得或不敢碰的顔色花樣統統上了身,而最大的問題是平日沒有的統統在一天之中集合一起,勇氣可嘉但品味細胞來不及消化又怎能希冀漂亮從中衍生?何不將一天艷麗分爲365等分,天天精彩兼妝扮市容之餘自己走出門口都如斯信心飽滿,多好。

新的一年,祝願大家一天比一天充實精彩快樂,和健康。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