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03

派對過後,明日之前。



一早醒來心情有點低落;半睡半醒看看手機時間是8時未到,腦子裏自動算下才睡了5小時,不夠,繼續。8:30, 9:15, 9:45.. 忽然感覺有人正在敲門,叩,叩。就跳起來,才想起這一刻家裏明明沒人在。恍然間也不再想繼續睡,倒在沙發上試著思考:是什麽在困擾著我?

是否昨夜派對後遺症,我想不是;時至今日該已經看破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再牽扯痴纏過的也已經發生過,該已不再這樣輕易動情;昨天忙了一整天倒是真的,從早上10時正出門到夜裏12點,沒有獨處的時刻。沒有獨處是否就意味著沒有反思因而引發混亂?或許,但也不像,還有一些有的沒的亂七八糟的正在腦中亂闖,也不是;説到底,是否仍是關於前行的可能和前方的混沌?但明明已經立下方向;然而方向和混沌是可以並存的。

對著咖啡桌上遺留的豎立著的撲克牌,昨夜派對遺留下的痕跡。想法飄到了撲克牌上,一個人兩副牌能做什麽,許多年前不管一個人兩個人三個人一副牌都同樣熱衷于同樣的遊戲,對著一副牌出盡花樣測試自己的運程,與愛情的可能;癡狂起來算了再算再算到最後變作了對自己意念的考驗,懷疑著與其相信一副牌看透我的命運不如相信是我自己的意念改變了牌面結果?做過無數試驗,最終沒有答案。而此刻擁有的,卻絕對是沒有預料過的。

打開電視再播達明一派十周年紀念演唱會,懷念17嵗的我曾義無反顧花掉將近一個月零用錢偷偷買下這VCD,然後關著燈悄悄呆在房裏用電腦細細看這精彩得來有點形似鬼魅的演唱會,一邊暗自狂喜著。如今已經以同等價位買下許多演唱會DVD,再看囘這片才發現當時完全漠視的朦朧畫質,但記憶加持並且難尋珍貴,且和畫面中今日看來仍然前衛的形象一起漂亮地老去,和昨日說拜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