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04

我恰巧走過,你也一樣。

城裏一年一度的盛會已經辦了好多年,我倒是第一回去;從停好車子走入第一條街開始,就停步,快樂地遇見剛剛SMS了的米七和陳某,極難得的是我剛到而他們要走,擦身而過的那一瞬間就遇到,親愛的七和某。七說遇到了好多好多人,我忽然就開始期待,我又會遇到什麽人?像走入一場處處擺設贈品的豐盛迷宮似地有點雀躍著。

第一條步入的就是我熟悉的潮州街,街旁一列排開的熟食檔口被某人提點一下,嘿那不是安娣嗎。喜悅地和久違的前度鄰居打招呼;轉身進入以前常來的潮州會館想念我的十二嵗,遇見璐的妹妹,妹妹說璐說若好玩才叫她來。走出韓江家廟遇見牛大哥,按下快門一刹那發現角度剛好是牛眼睛上一朵花,一朵花而意味深遠,林夕明哥寳兒忽然齊齊大踏步走過唱出一句輪回了的傷疤長出了鮮花,再轉過身踏入下一條街就遇上前人,將我盯了一眼就快快轉過身和後方那位看來溫柔美眉説話。

遇見遊行,被困在人群裏群動彈不得只能原地踏步的龍和獅,高高低低的攝影機們團團圍繞著的卻是龍邊一個小圈圈,正在詫異再被提點,啊是首長。再前行,遇見一個女生笑容甜美眼睛裏卻是熟悉的憂鬱,我認識過她並喜歡過她的眼睛,我知道,但我不記得她是誰,她於是微笑。走過客家村遇見前同事,正在思索名字一開口卻是教人不耐的自以爲是,將自身觀念強加他人身上的無聊,算了,說聲嗨然後走開就是。再走,遇見一家曾經一起吃飯談馬桶的一家子,多年不見當初的嬰孩已經學會挂在女傭身上皺眉。喝了一杯甘蔗水赫然發現身邊那位是不久前我曾旁觀訪問的攝影主任,走兩步就看見同一場訪問的記者,哈咯。笑容未滅迎面走來一個安娣,見我笑於是以笑容回贈,我該有多歡喜,多一個笑容多一份節慶喜樂。回到停車場時候三個好心安娣正站在路旁大聲疾呼,別帶手提袋,別拿手提袋了!小心掠奪匪啊!聼了安娣的話正將女友手提袋接過去的那一位,嘿正眼熟呢,是同事還是鄰居。

而後來才知道,同一段時刻在場的其實還有許多,弟弟,叔叔,等等。再看見同一個對象的相片,才驚覺當時或者曾經擦身而過的還有許多,這是一場什麽樣的緣分?十個小時的盛會裏我們選擇了在同一個時刻相遇,或各自在場。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