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08

正月十四。

如果我說從今日起不管假日工作日市道怎樣都不再只在特定時刻捉緊時間補充養分和大量坦誠坦誠再坦誠自己,那聼起來似乎仍像是自我安慰多一點,畢竟這是年假的最後一天;而之後會是怎樣仍是一個未知數,時間有限並且最終決定是掌控在他人手中,許多許多只要一天仍在大海裏浮游就無法掌控的變數,如天氣,如海底是否潛藏一只正企圖伸懶腰的地牛。

( 是,如果你非得閑閑說一句老生常談不外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不是不行,只是這幾天忽然深深意識到江湖真確存在並且不比書裏的武俠時代遜色,刀光劍影下人心叵測的陰陰嘴笑的貪生怕死的欺善怕惡的輪流在你我身邊貼肉上演。血淋淋的真實,哀悼期待中的制度的滅亡;而好奇的是當整顆球體上的寄居者正被經濟打擊得疲弱不堪無法喘息的時刻我們親愛的大人們兀自躲在角落裏玩著腥風血雨的刀劍遊戲,而其他屬於個人以外的利益,到底是誰在為我們打算為我們編排? )

扯遠,回來。而無論如何像孩子般的期待假期期待開課統統是不正確的做法,統統是短暫情緒波動以後就陷入麻木或反方向期待的輪回,如果如此周而復始而仍樂在其中,那我自己於是也等於是不停不停地重復自己,直到四分之一世紀過了一堆仍是一樣,怎允許如此不長進。

*

不管什麽聚會,總會有人殷殷詢問關於下一步,下一步是什麽,是轉一個行踩一個人找一份兼職是尋一個伴還是養個娃娃來玩玩;怎不許人純粹的活在當下的狀態中?

我也只是好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