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1

真假廢文化。

有過那樣一段日子:我們以廢為傲。

那真是無憂無慮的一段時候,每天早晨有事無事膩在一起,每天夜裏電話四五個小時聊些有的沒的對當時的我們來説很重要的,小小的快樂被放大,小小的悲傷被擱在一旁涼快去,每天無所事事地忙,地説話,地看一些聽説也以廢為文化的雜誌:不含貶義,至少在那時候廢得起是一件很有文化且很孤高很光榮的事;不是人人都懂得享受廢的好處。廢不是頽廢,廢是體貼的縱容自己亂飛到正規以外的事情,去尋找循規蹈矩以外的可能;而這是當時候十六七的我們很重要的事;此後如何安身立命就看這一刻。

然後,青春消耗殆盡以後我們長出翅膀,有人從此走入正道按部就班地輝煌成長,有人拐入旁門左道尋找夢想的可能,有人從此漫天飛翔偶爾這裡偶爾那裏。

*

關於多年前的一宗娛樂圈案子,林奕華下的結論是,人們之所以不滿意看到被認爲犯了錯的某人恢復自由,原因是人們在案件中看見了自己的折射,在他的叛逆不馴和不屑裏,看見了自己的妥協和平庸;於是人們憤怒地反擊了。沒有勇氣反抗,沒有意願追根究底發問和思考,於是只能犬儒地安靜接收媒體和人們唇舌裏放送的消息,不必思考就跟隨大衆的決定和答案,是一件多麽輕鬆的事。於是,當有人漠視規矩,罔顧大衆意願玩遊戲卻仍得到掌聲的時候,就惱羞成怒了。

關於妥協和平庸,是確切存在卻不願被承認的事實。於是這時候有人重提廢文化—— 什麽正經事都不做,什麽都不必思考,單純地說些無意義的話然後感官上平和感覺快樂—— 這真是廢嗎,廢應該是看似無意義但有其内涵存在的,是有意識的自我漂白自我過濾爾後必有其出口; 這不是,這 · 只 · 是 · 平 · 庸。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