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22

.. 我願在六月降下。


到有一天,我們真的了解什麽叫做相愛而不能在一起,得守到過盡多少次千帆以後?
到那時候,我們該都已經蒼老得已經不再在乎愛和慾的分別,
相守相思不再是疑問,遺憾成爲深植體内的習慣,
哀怨根深蒂固得再也無力去哭去說;

真能到那一天,我將不再是我,而你,依舊形象鮮明不曾亦不會老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