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5

害怕宮煲雞丁飯。


夢裏你微笑著開一輛MINI COOPER,我坐在旁邊。路經亞依淡,熟悉道路旁忽然奇跡出現一座墓園,花圃圍繞下一座半人高的小小房子,或廟宇。我轉過頭,貪戀地看;轉回頭時發現身邊的你已經不在,環顧四周發現你捉著相機正瘋狂奔囘來時路去尋訪那座小房子,而車子正持續前行,我趕快跳過駕駛位繼續前進。沒有你,我一樣前進,我得意地想,卻忘了取囘挂在你身上那一念。我失望躲進小村子裏某幢廢棄房屋,在不久前夢見的我前世故居附近,廚房是開放式的,向著一條雜草叢生的河。你來尋我,耐心地尋,終在我今世的屋裏相遇。

我愛過你,我不愛你,我愛著他,我愛自己,我抱過誰,我的枕上烙下誰的汗水,我沾染過誰的體溫,聼過誰的呻吟,和誰安靜的節奏;越往前走我沒有一如傳説中的越成熟,我只有越迷茫;你說你沒有嫁給最愛的那一位,但你是如何分辨誰是最愛,是因離開才愛,還是因擁有的不需緬懷就漸漸失去你心中那塊地?

*

晨早的星洲日報,晨早一碗豬肉粉,下午荒涼的房間發酵著黴味,你和誰在沉默,你偷了誰家的花忘了澆下露水,你願看誰枯萎,你跟在誰的後面走在周日人潮洶湧的星星山安靜感受寂寞任由淒清推擠,你心裏在念著誰,你豁然開悟了沒有,你發現錯誤了嗎,抑或你不肯放手只為一口吞不下的氣?

而晚餐,一碟宮煲雞丁飯,一個大碌面或一盒經濟飯,和那曾經名聞遐邇的一顆馬鈴薯。我所有遺留在那裏的記憶沒像想象中被日子洗滌留下美好,統統轉變成爲一場接一場的噩夢。

失去小島的庇護,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