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03

擡頭即能看見的。


一直想拍攝的,明明是我熱愛的城市的輕快的現代風貌;不小心入鏡的,卻始終是無處不在的上世紀傷痕與唏噓。20年前感動過的美麗流傳至今仍舊一樣,除了偶爾流露出更舊的痕跡,終于貼切地變成了古跡。走在遺產區裏讚嘆曼妙風情,擡頭遇見的往往卻是破落窗框後潛藏著的黯然。

自爽不必太久,歡喜讚嘆以後能否開始為這個城市的將來思考然後前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