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9

牽扯愛情。(二)

後來才驚覺是我自己正在自打嘴巴,正在問你怎就那麽捨得如此狠心,隨時隨心封鎖刪除這些那些吟過唱過的發生過的從前的但仍然精彩的文字,怎不問寫下的一落了地就注定必須自力更生,與賦予生命者淵源深遠而形態疏離;正自傷懷的你沒發現我的矛盾,我倒是忽然明白了,自己還不是一次一次殘忍丟棄了厭倦的從前的,和更決絕地抛離了我的前十年。

回想的當兒,習慣很沒良心地質問自己怎麽餘下的只有一片白,如是辜負了從前所有的人,和事。沒有光風霽月教我得意忘形,豈不知前方仍是茫茫未知數的道理,也不是,我只想好好享受近日眼前好風光;是,今日不知明日事怎能不好好愛惜今日。

(THOUGH I SICK OF IT, SOMETIMES.)

你說光風霽月,怎不知是風是月都靠不住。我只不過沒讓你看見的是我步步走來的驚心動魄和偶爾脫軌回想登時冷汗淋漓的從前,只是只是,我又何必苦苦留戀從前?不馴的總會找得到世俗不容的,聰明的終究必須學會進退,而我,只不過什麽都還未學曉學懂什麽都不是,又有誰需要關心介意我是富是貧是貴是賤。

所以,當你淡淡提起你撕心裂肺的困境,正因爲經歷過掙扎過無助過我知道,我懂得不管我說什麽都無濟於事你都聼不進去,你終會覺得我空泛膚淺爾後興味索然;而無論如何其實只要你願意聼我仍會不停地說,即使那是或不是一個輪回圈子。即使無能爲力,仍妄想奢求或者哪天能擊中某個穴位,能順勢拖你一把,在我沉下以前。

不禁想象,若發生過的統統不當一回事,那至終我將也不過不是那麽一回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