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1

專家。

有一陣子(還是一直都是?),像是忽然憑空冒出一大群專家;兩性專家,EQ專家,溝通專家,生活專家,情緒專家等等蔓延得滿滿書店的架子上。這些專家總有個典型的模式:某某專業人士,服飾妝容大方得體,道貌岸然正襟危坐在每一本書的封面上,略略地有禮地微笑,是典型的君子淑女LOOK。當年我十九嵗,被人塞了兩本説是讀讀看,對你有益處的——讀是讀了,驚嘆號落了一地從此以後一見到類似書本就怕得當場只想落荒而逃。

被填鴨了那麽多年,我不想再重復;即使太天真我願意試著學習思考——請勿再指示我前方該怎麽走;即使我乖乖跟著你的方程式一二三四五,至終得到的除了一個生硬形象,還有什麽?别给我说快樂,除非快樂的定義就是服從和扼殺思想。

说有多可怕就有多可怕。即使這是個凡事講求速度的速食世代,最起碼的智慧和生活哲學總不能像個速食面般,來來來你只要跟著步驟沖個熱水浸泡三分鐘就能得到吧;書裏給予的指示就是這樣,不求你做多深入的思考,不求你透徹地去領悟明白,不告訴你生活的哲學其實就在身邊,不提點你專注點,用心思考一下你將發現智慧其實無處不在。

自然,市場有所求才有供應的道理最淺顯不過,促成這批高高在上專家的誕生其實還是我們這批大量的消費者;是否我們經歷的教育方式使人們已經失去思考的能力?不注重思考,不在乎思想發展,只在乎學生聽話與否的教育制度灌輸下長大的人們,或者真是需要這樣簡明一二三的人生方程式的——慣了服從,被馴服慣了,忽然失去明確指示會重心不穩的。

無法改變成長模式,而真企盼得到指引,不如,念一念道德經,或南華經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