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25

仍然奧斯卡—— 林邁克 + 林奕華說。

終于得見邁克大人說奧斯卡,於是歡喜印證當初設想中的情緒;奧斯卡熱潮未退,報上新聞評論專欄裏仍是奧奧斯斯卡卡,都在說平民富翁的輝煌,然而管他十座八座獎項—— 眼前都已經被SEAN PENN手上那座小金人逗得狂喜無限了,再加一個性感編劇Dustin Lance Black~ 啊,老天爺。

*

轉載:蘋果日報:邁克:克社會:開牛奶慶祝

09 · 02 · 25

今屆奧斯卡賽果幾乎完全沒有意外,買大開大買細開細,連最佳歌曲最佳剪輯也一如所料。唯一爆冷的是最佳男主角,一嗌出「辛潘」,獨自坐在電視前的我忍不住成個彈起拍手歡呼,興奮到連影帝領獎辭也聽不清楚。手機馬上開始不停響,報喜短訊滿天飛,「開牛奶慶祝」的呼吁此起彼落,夏菲米克時代那個久違了的燦爛笑容又再浮現,彷彿一落街就是卡斯特羅大本營,熊抱任何一個陌生人,對方都會樂極忘形在你面頰印上肥吻。

三十年前那場戰役遺下的廢墟,如今綻放一枝寒梅,新一代遊客站在觀光點瀏覽,就算未必懂得鑒領前輩的丰姿,也傾倒於另一番明媚。是的,我們回不去了,鐵達尼號的戀人再世投胎成了兩敗俱傷的怨偶,《雙姝怨》嘈吵的耳語凍結成味同嚼蠟的《聖訴》,逆緣的奇幻有賴特技化妝營造,禮儀師哀哀的奏鳴曲譜日劇黯啞的調子。不過幸而陽光仍然充沛,好人仍然有好報,也就不要計較種種彌補不了的恨事,珍惜尚未在指縫流失的時光罷。

事後重播的節目,有沒有刪掉「浪漫」環節的男男之吻呢?沒關係,這已經是金像獎典禮中同志最磊落入屋的一次,湯漢斯憑《費城故事》摟抱小金人親熱,李安智取《斷背山》,總有搔不着癢處之感,只有聽到最佳原著編劇Dustin Lance Black不卑不亢的謝辭,我才覺得尊嚴的動人和美麗。啊,羅拔迪尼路介紹辛潘的開場白當然也很好,他說:「我實在不明白,他怎會演異性戀者演了那麼多年!」

*

我知道的,再這麽下去,這兒都快變成轉載站了——此風不可長也,但又愛極以下這篇坦蕩蕩的愛恨分明的文;反正兩人都是好朋友,就索性集合在一帖吧。

*

轉載:南方都市报:林奕華:多么希望《米克传》成赢家

09 · 02 · 25

我多么希望《米克传》成为奥斯卡大赢家———虽然现实中是《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以下简称《百万富翁》)高中状元。《百万富翁》是近年我看过最讨厌的电影,原谅我的偏激,我形容它是拍给幻想自己"聪明"的人看的蠢电影,尤其在处理"爱情伟大"部分:两小无猜、英雄救美、一见钟情和(不)完璧归赵,简直是汽水中的汽水,薯片中的薯片。套句某健康节目主持人的话:你以为在吃零食,其实是满嘴味精包装的纸皮。

《百万富翁》的"味精"下得真重手,摄影音乐和夸张的演员表情,加上命中注定过关斩将的气焰,合该包揽大奖。没营养,但谁叫经常以生活逼人作座右铭的现代人只喜欢容易的东西,包括爱———爱,是比"爱情"更大的普世价值。看电影也是为了爱———如果不是有意"爱上"另一个时空里的斯人斯事,我们何必花费时间精神,选择活得比真实还要累的别人的故事?

例如走进戏院看一部传记片。导演就是要让观众爱上这个人。看着他的平生在银幕上慢慢展开,我们不知不觉已和他一同呼吸。看《米克传》时,我连眼睛从什么时候湿润的都不知道,只记得感觉很重叠也很复杂———说不清是扮演他的西恩·潘脱胎换骨,还是米克的一言一行更打动我。两者结合的一刻,是临近片末米克推翻违反同性恋人权法案后,给分手多年的情人史葛打电话,二人在晨曦中互相表白,一个说"我为你感到骄傲",另一个在激情过后,方知此生最爱是谁。

米克遇弑前最后一次和史葛通电话,多情的观众很难不被代入他们马上就要面对的阴阳相隔。萍水相逢的两人竟有缘分共度了米克从同性恋摇身一变成同权运动先驱———乍看不过数年光景,实则是屡败屡战才孕育出的一个时代。难怪导演要把他们第一晚同睡一张床的片段放在最后回卷:离米克四十岁生辰只有数分钟,他苦笑:"人生至今一事无成……"史葛打趣:"好好为50岁努力吧。"米克的答案漫不经心:"也不知道活不活得到50岁。"

一语成谶,死于人生高点时,米克才48岁,但一个不老的米克已永远是我们的。连我这样忠心的粉丝(恍如他麾下童子军一名)默默祈祷西恩·潘拿下奥斯卡,也是出于贪心和私心:(一)希望藉电影把米克传奇(Legacy)继续传承;(二)世界仍有许多有欠公平公义的事情有待改变,我们需要更多愿意作出努力的人,最无敌的力量永远来自关怀(却不是《百万富翁》里的"爱")。

6 comments:

  1. just passing by ... nice list of films!

    ReplyDelete
  2. hi Ray, thanks..
    just back from ur blog, love it!

    ReplyDelete
  3. 说《贫民窟》是味精是只看到其一看不见其二。
    不妨看看这篇,鄭丁賢是我国著名社会时事评论员,但写这篇很不错,宏观,视野大

    鄭丁賢‧貧民百萬富翁
    2009-02-23 19:35
    哈哈!是的,就是《貧民百萬富翁》,我贏了兩分錢。

    讓我先說明,我下注《貧民百萬富翁》的邏輯。5部入圍最佳影片,在敘事能力、藝術表現、拍攝技巧等基本面,都有一定的水平;所以,不比這些。

    影藝學院的評審,集中比較這5部影片的主題,包括了內容深度、時代價值和前瞻能力。

    5部影片當中,《自由大道》(Milk),以同性戀為主題,已經老套,缺乏探索空間

    ;《請問總統先生》(Frost/Nixon),體裁過時,議題狹窄;《為愛朗讀》(The Reader) ,愛情小品,缺少大氣。

    剩下的,就是《班傑明的奇幻旅程》(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和《貧民百萬富翁》(Slumdog Millionaire)。

    《班》改編自美國著名作家費滋烈(Scott Fitzgerald)的短篇小說,敘述一名嬰兒出世時,已經是70幾歲老齡,隨著時間的前進,他愈活愈年輕。

    通過時間的倒退,檢視生命的歷程,愛情的恆久,以及社會的變遷。

    這種敘事手法很高明,編劇和導演都有一定水準,也很符合美國人的品味。如果沒有強勁對手,它可以贏得奧斯卡。

    但是,它碰上了《貧民百萬富翁》,一個超級對手。

    全球化,貧富懸殊和人性善惡,擊中時代命題。論廣度,是貧窮和生存的宏觀課題;論深度,融合社會批判和人道主義。

    一個貧民窟出身的小孩,奮力從糞抗爬出來,勇敢追求他的人生;社會意義非凡。

    影藝學院的評審,不可能忽視全球化時代底下,被遺棄族群的深層悲哀,以及他們掙扎生存的痛苦。

    現實和人性,永遠是張力最強的主題;印度社會的多層次,以及轉型蛻變過程,可以把張力拉到極點。

    《貧民百萬富翁》,贏得理所當然。更重要的是,看了這部電影,你會更加正視生命的價值和意義。

    星洲日報/馬荷加尼‧作者:鄭丁賢‧2009.02.23

    ReplyDelete
  4. 首先,非常謝謝你來分享這整篇文。

    他說的沒錯,“很符合美國人的品味” <-- 說奧斯卡本來就是反映美國人品味一點沒錯,但這篇評論,以美國人視野為出發點的話,說大或許沒錯;但是若以人性的多元角度出發,我倒覺得是好萊塢代言人的説法。
    “同性戀為主題,已經老套,缺乏探索空間”<-這是典型的直人心態吧,容不下異己——怎不說以異性戀爲主題更加老套過時?MILK的同性戀並非主題,它是存在的事實,MILK反映的是當時那動蕩時代與同志權益鬥爭,當中經歷人性,取捨,等等多重因素;因何不能以看待異性戀電影的態度來看?看《戯夢巴黎》,我們看見的是那時代紛爭中的心態和電影輝煌過去,我們不會因此而Label它是一部“異性戀電影”;因此對我來說,以這樣一句話來為它下一個結論,可悲復可笑。
    再加上這樣一句“請問總統先生》(Frost/Nixon),體裁過時,議題狹窄;《為愛朗讀》(The Reader) ,愛情小品,缺少大氣。”
    真的想說,鄭先生還是回去評論時事好唄,別來委屈自己眼睛看這些不堪入目的過時小氣作品吧。雖則這兩部我沒看過,但這樣來評斷一部電影大概沒有更殘酷的了。比較難以理解的是什麽叫做老套和過時—— 以時間性來計算麽?異性戀和寳來塢歌舞不是更歷史亙久麽?
    *
    我喜歡看不同觀點的影評,但對這種一言以蔽之缺乏個人思考深度觀點的文章不認同,一味的從美國商業因素來看,就可以抹煞掉其他了麽,電影的喜好與否可能多種視角。沒有用心看的,就不該評論。
    我不真的喜歡《百萬富翁》,但我認同它的成功有它天時地利人和的因素在;“看了這部電影,你會更加正視生命的價值和意義。”<- 是的,這是一貫好萊塢的教育方式,簡單明瞭,務求人們豁免思考也能恍然大悟。
    *
    觀點不同,意見也不同——
    我試著闡明我的觀點。直説了,希望沒有冒犯。歡迎提出不同看法。

    ReplyDelete
  5. 别忘了这不是篇影评,这是篇以社会价值观去评论一个奖项的文章。我们也要理解笔者不是专业影评人,不像我们看的电影如此多,所以评论一部影片也不会像影评人切入不同的角度。但别忘了电影节不是往时代退后看的,而是以当今电影角度切入。我们常说奥斯卡是好莱坞标准,这一点都没错。但哪个电影节没有自身标准的?只是作为更注重艺术创作的我们,无疑的不会爱上奥斯卡电影节,而是更钟爱偏向文艺创作与更人性的欧洲电影节。

    我只是以理解的方式认同笔者写的某些宏观部分,并没完全认同他以简短独断的方式评论其他入围电影。

    如同他说的“影藝學院的評審,不可能忽視全球化時代底下,被遺棄族群的深層悲哀,以及他們掙扎生存的痛苦。”

    还有对《贫民》一片“論廣度,是貧窮和生存的宏觀課題;論深度,融合社會批判和人道主義。”

    更有“全球化,貧富懸殊和人性善惡,擊中時代命題”

    当然,以上他说的事实上以我们多年丰富的观影经验,这类题材与视野的电影历史上垂手可得,但现在说的是五部入围影片的竞争。
    而也别忽视了《MILK》一片能入围最佳影片已经说明了它也是奥斯卡的品位,否则在众多百部的影片如何突围?
    五部入围影片都是奥斯卡的品位,只是在奥斯卡的标准下,在美国式的地域国度下,选出《贫民》一片无疑是最让人认可的结果。何况这部集合了英美、拉丁、宝莱坞、意大利新写实综合手法的影片,即使从艺术角度切入,一样能脱颖而出啊。这也是为何此片同样能横扫许多文艺气质较重的欧洲电影节奖项。

    无可否认,笔者独断的评论其他三部入围影片文笔太主观也残酷,但请问林奕華说《贫民》一片“是近年我看过最讨厌的电影”“我形容它是拍给幻想自己"聪明"的人看的蠢电影”,这些话不也是对一部电影残酷吗?况且他真的看懂了《贫民》一片吗?真的是近年来他所看得“最讨厌的电影”?还是和鄭丁賢一样都太残酷的评断一部电影?但我个人认为他们都不残酷,只是写得太武断,只是我想尝试与你分享对于一个电影节如何评选一部最佳影片的方式。
    事实上如果是我自己的电影节《贫民》一片也不会是我的心头爱,因为还有太多的好电影,只是都不属于奥斯卡这电影节的标准,但奥斯卡还是有自己的水平,否则连《蝙蝠侠》也会入围最佳影片啊,都没有啊。

    我们都是看了许多电影的影迷,不必为一篇他人的电影感想(因为上述我们所转载的文章都不是影评文,只是对奖项的感想,所以都没真正的在评论一部电影,只是对奖项)而担心冒犯对方,如果是那我们本身也太残酷啊,哈~

    ReplyDelete
  6. 呵,以我的觀點來詮釋這篇文章,畢竟和你想要表達的不一樣。念了你說的我就明白你的切入點是在哪兒了,謝謝你的分析,你借一個非專業看電影人的評論在看一個電影節的標準,而我看他文章我質疑的卻是其專業程度。其實這是苛求,有誰又真能達到專業影評人資格,只不過看了文字不認同的時候總是有話要說。

    對,我理解當我們說這是“好萊塢標準”的時候,語氣裏不會不帶一點調侃,但這終究仍然是一群人的標準,和歐洲其他地方的影展一樣帶有濃郁的地方性色彩,只不過這裡的是標準是以大衆為標準——是要求能感動普羅大衆,拒絕孤芳自賞的那一種。

    樓上三篇電影節評各有各的觀點和其激烈之處,而至於對林和鄭的激動我之所以持不同標準,是因爲我看見前者解釋了自己不愛這電影的原因,從“我”的角度出發來闡釋原因,因而作爲讀者我想象得到那種感覺;而後者沒給什麽有説服力的理由,也不從“我”觀賞一部電影的角度,霎時間仿佛化身成爲某群人代表來宣揚一部電影的過時老套就不值一提,不供應教人思考的彈性空間。一部電影多個角度,我知道,每個人可以喜歡可以不喜歡,但好看的是在於你“爲什麽”喜歡不喜歡而不是隨意下註,這不是尊重一部電影的方式。

    *
    讀到你的最後一段是很高興的——網上遇見的偏激寫者太多,意見不和馬上互相攻擊大打出手的很多;但作爲同樣熱愛電影的觀衆,同時愛上一部電影的時刻固然快樂但看法不同的時候也不會少,而我始終覺得這樣的時候若能就個人觀點來談談說說是很寶貴的思想交流,能激發自己在固守立場之餘也學著從多元角度來看一部電影,來學習更豁達和全面性一點。希望,將來能和你分享更多的好電影啦。

    ReplyDelete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