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28

我自救不及。

仍處在萎靡狀態,天氣的陰涼沉鬱加持著瘋狂的低迷。是在暗地裏爲那些有的沒的事情擔心,還是純粹因爲今天睡眠時間亂七八糟?昨夜裏看書看到早上五點,睡了五個小時迷迷糊糊起來跑去找PANCAKE撲了個空,吃了味道不怎樣卻極有飽足感的雞腳滷面,和加了太多醬油的半生熟雞蛋。回來莫名其妙倦怠得脾氣暴躁,倒在床上睡到近四點醒來,第一個閃過的念頭是周末過了大半,然後才想到不是這樣的才剛醒於是等於我還有流流長的一個星期六。

或許因爲顧曼楨遇人不淑,因爲那個動蕩的時代;心情低落的時候我戒蘇童,戒賈平凹,但是是不戒張愛玲的。張愛玲講故事的語氣不將人一把拖入那個滿佈傷痕的動蕩年代,但是忘了很久很久以前第一次看過《半生緣》之後害怕再看的決定,只是這天我以爲當年替古人擔憂的善感已經湮滅,而且張愛玲是會教人愛不釋手的,尤其剛看過張艾嘉差點演成了張愛玲的故事,想象了一下劉若英的顧曼楨,就覺得應該是沒什麽的。豈知高估了自己,看到後來仍是得抱著滿懷悵然逼自己去睡,夢裏亂七八糟堆了一堆不笑的面孔。

也或者是因爲博客來?一日看三囘~ 訂的書,處理進度由調書中到出貨中到已出貨一天一天過去,而我仍苦苦盯著GMAIL等待出貨通知。等待這囘事磨死人,之前忍著不買就沒事,一旦下了決心要買就度日如年。其實我知道自己,就算此刻書本到手我也未必馬上就會將他看完,只是我討厭等待。或稱耐性缺缺。

於是專注在小遊戲上頭——愛猴子的Tower Defense,玩著時候很過癮一過了關就馬上覺得乏味。

嗯,這是不對的,還是快快擺脫我的起床氣爾後好好享受這涼風颯爽的夜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