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9

牽扯愛情。

努力地學懂忘記,卻沒有學會記得留下紀念;有這樣一天當我們忽然想要緬懷,想找些東西來話當年,卻發現過往已經被刪除得一乾二淨啥都不剩——怎麽辦?是,我們都曉得若得能平凡該是萬幸,無需承擔失去和懷念的都是寵兒;但怎可能甘心不留戀和不可能的戀人最後一次的擁抱,最後一眼,最後的體溫,和想象往後各不相干的日子?

遺忘是可怕的,有天重逢,各自身邊膝下已經紛紛有人而致命的是當發覺甲怎麽原來只懂利潤幾何言語乏味,乙原來認爲生活不過履行傳宗接代的義務,丙仍然熱愛説教但說的和十年前的字句一樣;而所有當初曾經有過的眼神,溫柔,心意相通的悸動已經被統統抛在過去,想不起當初叫人心神激蕩的窒息和曖昧來自哪個神經末梢,只能手足無措兼且尷尬地欲辯無詞。

關於愛情,若只有貪得無厭的才能得熱鬧繽紛旖旎繾綣,又怎捨得輕易退下;訪談裏某人被問,穩定的感情關係會否影響創作?某人很醒目地打了個哈哈避過了被追問感情關係的可能;而這樣問的,和沒有質疑問題的正確性的,都沒有否決這樣的可能;若有什麽事情是需要不斷激動腦力教人疲於奔命且樂此不疲的,唯有愛情;遺憾才是最美,變化才是永恒是享受愛情太平盛世裏的人們不可能也或許並不嚮往明白的金科玉律。

老爺說,我沒有自己的價值觀,所有他認爲對的,我都會盡力讓自己去認同——癡迷一個人到如此境界,流在自己體内的血裏滲著他的美,一字一句是血和淚——誰的血誰的淚當中滲透著的又是誰的一滴汗一次呼吸?旁觀的忍不住問,這樣的糾結要到怎樣才算是到底?已沒有回頭路,前行等待著的能有什麽,一天願望若能成真(假設還有願望)是會加倍珍惜,還是會像你我他所有凡人一樣得到以後忘記過程,偶爾感謝安穩偶爾厭倦平庸?想多了,某人的本質裏根本不可能出現平凡二字更遑論平庸。

會不會,千年后老爺流傳下來的愛情故事,將淩駕于他所有的詞作以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