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1

我狂妄如此。我衷心感谢。

福至心靈:半夜裏忽有冲动,爬起来翻看洪于數日前在面子書上載的公司年度宴會相片。怎會忘了你,和親愛的你你你;當時一看見洪的相簿我有點激動,看著首頁那些熟悉的面孔那些辦公室裏的人我忽覺冷清,已經不再屬於你們溫暖圈子裏的一個,埋在記憶裏的面孔忽然一次過活生生跳脫眼前,我有點適應不良於是沒有勇气再翻看第二第三頁,就錯過了辦公室外親愛的你。

第一次在辦公室裏認識哦這就是辦公室,第一次在辦公室裏發脾氣,早上八點前悠哉閑哉在會議室裏看報,午餐時間豐富的選擇,周末下班後的無時限聚餐,搬廠時見識的大小過程;從陌生的防備心到猜測到熟悉到互相熱絡打鬧(這些該要謝謝娥,我親愛的催化劑),還有我不曾坦誠過的那些這些因爲所以因果輪回;和最後那些日子裏美麗的傍晚和下午,和早餐。

如是我最终在大合照里看见了只有小小张脸不到直径1公分的你,小眉小目和小小但终究熟悉的笑容。因你,我得以上演一回終能神奇全身而退的一出戯,而如今我耿耿於懷的是我怎會沒有在第一時間想起我該尋找你和你們的面孔。在你以外,還有你身邊那些熟悉可愛的臉,那些來自緬甸和孟加拉的好朋友們,含蓄的笑容依舊含蓄而帥氣的也仍然一樣仿佛正在改變的只有我;於是我也惶恐,你們該有更充分的理由來遺忘我,首先人來人往你們未必需要記得我,然後我想我可能比你們任何人有更難忘的理由—— 那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最初的悸動,每個人都教了我許多,好的和壞的。

我想我是應該淚盈于睫的——但是我已經失去當初的不設防。只能在洪的相簿里戀戀不捨地說我想念我想念,看見熟悉的面孔教我懷念起我的青春和野,像回到從前。

是,我狂妄如此。我賭下的是你不會看見這一篇文。而若你看見,你可知你是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