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21

TAKE A BREAK:生活原可以如此奢華地簡單美好。


一碗冒著煙的PAMA TOMYAM 米粉,一杯剛從冰箱倒出來的冰開水,一場好聽好看的CONCERT,吊扇陽光和風,這樣一個懶洋洋的午餐時刻,說有多逍遙就多美好。

一個人的午餐,常常是很隨意簡單的。從以前到現在都一樣,大學時期和初出社會那段日子,吃即食面吃得對市面上眾牌子如數家珍還遇上愛從臺灣進口加料即食面的老闆,常常就是一大夥人一個人家裏辦公室裏吃得不亦樂乎。懶嗎,或者也不盡然,畢竟間中還有一段日子裏,HOUSEMATE們忽然都實習起健康飲食生活,吃即食面因而變得多少帶點罪惡感,於是只好下廚煮,煮的來去都是江魚仔湯底蝦米湯底滾紅蘿蔔青菜馬鈴薯配米粉和麵的一碗湯麵。嚴格來説,味道實在是淡出鳥來但是邊吃邊感受五臟六腑被清淡飲食洗滌的美好,體重計上往後縮的指針加持,再加上滿足于自己竟也能煮出個味道的神奇——當時都吃得很開心的。

飲食于我,只要味道還可以的通常都OK;不是對美食沒有幻想憧憬,只是尚未達至要求餐餐養眼味美的境界,而至於烹飪,烹飪于我永遠都有那樣不可思議。若說能將一顆蛋糕給完美地烘焙出來,至今我仍覺得那對我來説是天方夜譚,我無法想象自己能做得到,也從來沒有那樣的欲望過。而至於時時不受控制萌生的味蕾欲望,真得衷心感謝隨時願意成全我的,愛烹飪更貼心的伴侶。

*

下午2:30午餐時間感受的美好,拖拖拉拉到了5:20想說,才忽然發覺已快將日落西山;是時候再去燙燙麵條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