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6

[影人] 90年代:我們認識的王家衛。

1958年生於中國上海,5嵗移居香港。1980年進入無綫導演訓練班,1982年離開無綫從事編劇工作。1988年執導第一部電影《旺角卡門》,從此開始輝煌的導演生涯。

  • 1988 旺角卡門 As Tears Go By
  • 1991 阿飛正傳 Days of Being Wild
  • 1994 東邪西毒 Ashes of Time
  • 1994 重慶森林 Chungking Express
  • 1995 墮落天使 Fallen Angels
  • 1997 春光乍洩 Happy Together
  • 2000 花樣年華 In the Mood For Love
  • 2004 2046
  • 2005 《手》@愛神(三位導演之一)
  • 2007 藍莓之夜 My Blueberry Nights

我和我成長于九十年代的朋友們,初次知道電影分類中有一個被標簽為「藝術電影」的,是因爲王家衛。

在今天,我們當然可以辯論藝術電影的定義,範圍和種種分類並延伸開去關於電影分類的無休止的課題;但對於當時只得十三四嵗的我們而言,藝術電影只有一層模糊的屬於字面上的表面定義,並且有點難以啓齒。我們處於「文藝青年」這稱呼已經褪色的年代,從我初次聽見文青這稱號開始,它已經是一個略帶嘲諷意味的名詞,人們熱衷于在這一個名稱上為其附加過去式,加上與時代脫節,造作等等的負面意識。於是即便知道自己的意願和興趣所歸,當時的我們也在致力於如何不與這名稱扯上任何關係。

香港創作人何秀萍說:「當時我們多數被撥入「文藝青年」一群,而八十年代的文藝青年是相當普遍,就像現代話的「潮人」一樣,並無貶意,反而現在有人告訴我原來「文藝青年」有被笑、被挖苦的意思,我也不知道。當年我們只是一班對文化藝術有興趣的青年,有何不妥?只不過用上一些非主流的手法表達,並不覺得自己特別奇怪,或者被標籤。當然我們是比較自我,只要覺得自己的做法是對,也沒有多理會世俗的眼光。」

當時我們不知道還有其他的「藝術電影」。法斯賓德溫德斯荷索等等名字即使聼過也不知往哪兒找,VCD還沒泛濫,影院從不上映,有的只是選擇性有限的錄影帶。看不見歐美中港臺獨立電影,又對戲院裏有限的荷裏活大片厭倦,我們的去處只有王家衛,而90年代也真是王家衛最輝煌的時代。無人不識無人不曉王家衛,所分別著僅是看與不看,不看的是大多數,看的於是成爲少數族群兼被戲稱「懶藝術」。起初是帶著嘲諷的,有不懂裝懂的涵義在内,久而久之卻變成了一種SYMBOLIC的稱號。於是當時為得一張「阿飛正傳」的劇照狂喜,對著「東邪西毒」裏的光影發呆,將「重慶森林」裏的王菲梁朝偉視爲模仿對象,看著肥皂毛巾加菲貓都特別有感覺,按REW按鈕不停重播「墮落天使」裏的金城武楊采妮,到「春光乍洩」上畫的時候天天報到熟悉的錄影帶商店幾乎等於是在逼他們進貨;報章雜誌上大量引用王家衛語錄的文章出現,沒有人不知道鳳梨罐頭的意義大于新年禮籃裏的一項商品,有人唱起CALIFORNIA DREAMIN'我們就跟著唱得不亦樂乎。

再沒有人問懂不懂王家衛,到後來只變成你愛不愛王家衛?如今回想,當年我們之中到底有誰真的看懂過,至多不過是看見那畫面聽見那聲音以後不明所以地愛上,純戀愛一如我們有過的PUPPY LOVE。

*

1997年「春光乍洩」揚威康城影展,我們也跟著陸續離開學校,走出我們狹窄的小天地。有人選擇繼續沉溺,有人從此不看電影追求真實,有人走得更遠看得更多,而共同點是我們都不再說王家衛。王漸漸變成國際大導,春光後的電影一路走來總是喧嘩大於畫面,「花樣年華」的出現教人再次驚艷,直至「藍莓之夜」的誕生,有人破口大駡,有人沉默尷尬。這是被充分簡化了的美國版「重慶森林」,但也是之前我們認識的王的系列風格大總匯,所有你印象深刻的調調,你眷戀過的風光,你深夜繾綣的嫵媚風情,換了個膚色髮色在此重現,念舊的人藉以懷念從前樂於與老朋友相擁,更多的人質疑的是王是否走到了頂點?

而時至今日,若你問我是否仍愛王家衛?我也説不清,從前愛過的,到今日都已變成了感情。説不上愛不愛,只知道,我愛電影確確實實是被王影響,從王開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