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01

複製人生。

林奕華:「真要母女二人心平氣和地談天説地,好像只能在一個特定的場景,那就是下一代快將或者已經重蹈上一代的覆轍。那時候,她和她會發現彼此花在鬥爭上的氣力原來多麽浪費,因爲打從一開始,她們的對象就不是對方,而是「男人」。/ 女人不會對自己說 「生個仔嚟陪我」,但是生女就不同了——女兒是注定要與母親分享那份空虛感的,縱然她未必甘心,未必認同(命)。 」女人篇 P.103。

為以上這番話加強語氣的是顧太太。對早早犧牲養家的長女和後來一肩背起家庭責任的次女一視同仁,同樣寄望她們早早嫁個有錢的好男人,不管前塵有多滄桑或學養有多豐富,一概同樣願望。眼前出現的一位不知身世的就冷眼以待,冀望女兒懂得分手然後嫁給事業更加有成的另一位。罔顧愛情,將身世錢財地位當作權衡女婿的標準;到後來次女被姐姐姐夫設局陷害後仍希望她從此就從了那一位,自認舊腦袋但依然堅信女人本來就該從一而終,管對方是人是獸。

和女兒們的話題來去是終身大事——在母親的眼裏大概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事関女兒下半輩子的幸福。於是無可辯駁,當所有話頭都只有一個原則,為你好。做母親的奔波半生骨子裏認爲的終究是女人到最後也不過是嫁個人得以衣食無憂子孫滿堂就是幸福的代名詞,哪管什麽愛情什麽理想什麽新時代的思想統統只不過是不值得留戀的曇花一現,連談談都嫌費事。所以為你好的定義就成爲了——複製我的一生吧,若我的一生不夠圓滿,那至少複製我的夢想把。

若說時代前進觀念有所改善——但淡化的除了貞操觀念,還有什麽?

這是愛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