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2

風花雪月不肯等人,要獻便獻吻。

這樣一個夜晚,夜涼如水,即使未到Earth Hour也不需要燈,坐在陽臺偷著後邊工地傳來的強烈透射燈,傍著眼前大橋夜燈景致,聼始終化不掉的化内之人的詞在耳邊轟炸,化不開的假裝化外正是我需要的,滿布煩囂而不需出塵,我本未願出塵;要醉不是很難,半瓶紅酒有其一定作用;這樣一個環境,除了感恩不能多說什麽,由此得到我的靜寧一刻。

認了,很多時候,我仍是習慣,並愛好獨來獨往,至少在我的精神世界裏。

*

連著幾個星期無窮無盡的無限繁複的夢,最新一個是我化身某人從攝影棚大門的石頭門上跳下來,一次一次挑戰高度,下方只有一人緊張守候,餘者都在等候好戲。一次一次,緊張解脫,重來,緊張解脫。一個一個緊張且緊湊的夢,我疲於奔命,在夢與夢之間倉促來回,日裏繼續在夢的罅隙間苟且偷生。沒有REFRESH的快感,睡眠變成可有可無,不再重要。醒來一刻若能由我操控,已是最大喜悅,如是卑微地生活著。

只是磨人的抽離不到,日復一日地重復著,仿佛天長地久,仿佛我再也無法抽身寫下隨便一粒字。

*

你的沉重輕得無法承擔,於是我只好演繹輕得沒有落足之地的那一個角色。而我能怎麽說,除了盡心竭力祝願你能心想事成,我越來越懷疑自己,童話故事裏的美滿結局大概只能是我的故事的開始,從此以後我能持著這樣一個身份肆無忌憚地遊戲人間,痴狂致死,我若說我愛,請相信那是我當下最真摯的感受,只是我不寄望對你你你能有明天。天長地久是我渴望得到的,不是我願意付出的。

我愛像我這樣的人,自戀是從小的習慣;我願意愛上所有教我看見我自己的人,唯若教我和我這樣的人相處一世,我才不要。天殺的。

*

混亂迷茫了好久好久,星座解説如是變做一面鏡子。奉行Doesn't appreciate praises的原則抹殺掉一切粉飾言語,看見的只有Uncertain in relationships. Cant control emotions. Unpredictable. 是,正在這樣的一個狀態之中,連我都不懂我自己。只有極度極度極度的混亂,和失眠一樣的混亂缺氧卻無法呻吟失眠夢魘,卑微地一人獨享混亂去到中途的極致迷失。

*

Has lots of extraordinary ideas. Difficult to fathom. Think forward. Unique. Brilliant. Sharp thinking. Fine, strong clairvoyance. make good doctors. Dynamic. Secretive. Inquisitive. Know how to dig secrets. Always thinking. Less talkative. amiable. Brave. generous. Patient. Stubborn. hardhearted. Determined. Never quit. Hardly become angry unless provoked. Love to be alone. Think differently. Sharp-minded. Motivate self. Doesn't appreciate praises. High-spirited. Well-built, tough. Deep love, emotions. Romantic. Uncertain in relationships. Homely. Hardworking. High abilities. Trustworthy. Honest. Keeps secrets. Cant control emotions. Unpredictable.

天蝎要能穿越生死的爱情。要永远。要壮烈。

天蝎乱性,是绝望,要身体的外在连接进而导向内在的连接。
白羊乱性,是冲动,要以身试法。
天蝎与白羊都会浅尝辄止。做了就知道,那种游戏绝非它们真正想要的。
对白羊来说,太复杂。
对天蝎来说,太肤浅。(嚮往的不是性本身,嚮往過的是亂性之前之中之後帶來的出軌意識隱喻的罪與耽溺)

相比之下,天蝎倒是更容易达到开放的状态,去面对和处理内在的恐惧。天蝎强烈受到的反作用力也强,天蝎又爱思考。一旦天蝎穿越了绝望的黑谷,光明和重生就会来到(大概不是人人都能耐到穿越之後的那一刻)。
白羊则非常非常不容易开放,都被表面的快乐掩饰和逃避了。

相对来说,天蝎身上背负的业力要比白羊多一些。此世苦一点(我們是生來苦的?),挣扎多一些,但是学习也多。

天蝎有“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的洞察。(看透之前,只能是大把大把的自尋煩惱。而致命傷是,此生尚未崇尚過看透。)
白羊有“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的根本把握。

所以我愛你,親愛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