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7

[論盡我阿媽]:媽媽們的偉大。

Todo sobre mi madre /关于我的母亲

1999, Spain

Un Film de Pedro Almodovar

Cast:

  • Cecilia Roth as Manuela Coleman Echevarría
  • Penélope Cruz as Sister María Rosa Sanz

如果從一開始將艾慕杜華的電影按照年份順序看下來,其中細微的變化大概是顯而易見的。但我不是,雖有這樣的機遇但仍跳來跳去地看,從後期的作品,跳到早期的,於是從前的繽紛浪漫夾著西班牙人骨子裏熱情奔放的血液流瀉,後來少了大顛大肺的大情大性回歸相較下溫婉細緻的内心戯,都只能在有限的記憶空間裏自個兒排起隊來。

《論盡我阿媽》夾在後來陽光輕撫溫柔含蓄的《對她有話兒》和之前坦蕩蕩的《欲望的法則》之間,有的是一種妖媚冶艷與淡掃娥眉並存的氣度。

愛寫作的兒子在一場追逐劇場明星的過程中車禍逝世,傷心絕望的母親曼紐拉從馬德里回到最初逃離的巴塞羅那。尋找兒子的父親之前遇上了舊識姐妹阿悅,認識了清純可人的修女,在命運的安排下卻發現她懷著的孩子和自己的兒子同一個父親。同時曼紐拉找上了當初兒子追逐致死的劇場明星,成爲其助理。直至修女無法和作風舊式傳統的媽媽相處,在得知自己感染愛滋病毒後得曼紐拉的收容與照料;至此曼紐拉不再繼續助理工作,改由好姐妹代替她的職位。至終修女離世,曼紐拉終找到了孩子的父親,意外地沒有恨,坦然告訴他,他曾有過這樣一個兒子。

後來曼紐拉因修女的母親害怕嬰兒身上的病毒而帶著孩子再度離開巴塞羅那,再在孩子病毒忽然消失後回來。呈現在畫面上的是去了又囘的列車,與曼紐拉第一次逃離回歸巴塞羅那不一樣。曼紐拉第一次的離開回來都是心碎的,畫面表現的呈現觀衆眼前的光影隧道,像傳説中生與死都得經過的隧道。第二次的來回是因爲現實裏的因素,列車的來回實際而不帶感情因素。兩种手法,兩种時空,兩次出走,兩種心情。

曼紐拉作爲一個母親是善解人意且懂將心比心的。對兒子的愛使她也懂得修女那頑固母親的心情,雖初次見面遭她難堪對待,也知道她對妓女的偏見,事事恐懼的無能,作爲一個中產家庭主婦根深蒂固的傳統家庭觀,她仍在堅持自身觀念的原則下鼓勵修女與母親敞開心房對談,明白一個母親對子女的寬容,且不自私地仍讓修女的孩子與他的祖母同住。

*

飾演修女的是當時年輕稚嫩的Penelope Cruz,未有當今入世的經過時間打磨熱情狂野濃郁韻味,清秀可人,瘦削的少女身形,展現的是另一種單純嫵媚兼具的風情。

喜歡的句子:

「仙奴怎會是原裝?這世界有那麽多飢餓的人!我只有感情是原裝的,還有矽也是。」

不是鼓吹盜版,也不見得飢餓的人會因而被爽朗而大剌剌的阿悅照顧到,但她說這話的理直氣壯和坦誠是可愛的。貫穿全劇的阿悅喜怒形於色,叫人忍俊不禁的還有一幕是劇場後臺裏,被男人糾纏著要口交的她屢屢拒絕,在聼了一個電話得知兩位劇場女主角鬧翻取消演出後掉淚以後,男人仍不放棄暗示需索時候她回以那個不是不帶妥協意味卻有不可思議不以爲然的複雜眼神。

還有一個金句是——「男人喜歡我這巨乳和巨大的那話兒共存的身體,不是嗎。」

哇。 噴飯之餘,能體會變性人在艾慕杜華的世界裏是最快樂的一類人。我們,何不致力於使這樣的快樂延續到我們的世界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