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5

買書散記。

瘋了瘋了。

多久沒有見到檳城人這樣窮兇極惡地買書,甫靠近1-stop即看見一車一車停下駛走人吃力地拎著一袋一袋走,都是飽滿的大衆書局膠袋,那景觀,多久沒有這樣熱鬧的1-stop,多久沒有這樣充實的停車場,多久沒有這樣滿載而歸的電梯努力地運作著,一樓到五樓,再從五樓到一樓。

電梯旁一個安娣說,啊單是在櫃檯等候結帳就等了兩個小時。

已經結業的大衆書局空置店鋪此刻被用作書展場地,大門外的招牌興高采烈地復活,大概未見自己的命運已從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變作一年一度或一年二度,裏頭人頭湧湧,大量九折牌子遍佈場地,每一個桌子上的書被淩亂放置,身價迅速下跌也標示著獲得的尊重度減少,到處是一堆堆的書。櫃檯前是滿滿的人滿地的籃子滿滿的書,收銀先生小姐們挨了一天臉色慘然凝重,不是沒有爭議的,一本書扣七十九十憑藉的是書上黏的小紙張,紙脫了書放錯地方了價錢打錯了不是不可能發生的。反之在場地來回穿梭的工讀生們青春無敵充滿活力,活潑潑跑來跑去收拾沒人理會放置良久的書籃,在門口微笑輕快的說謝謝。

清倉大減價吧,有些才面試兩三年的書也已經落入凡塵進入90%的書堆中。只是這會不會變成惡性循環?此後人們買書會不會被寵成不折不買?書局會不會因此而更難做?我不是書商,我不知道,我只擔心一天沒有地方買書,沒有人寫書,沒有人賣書。

最終買了一公尺的書,也發揮收起好久的粉絲本色——買了張(好多!!)黃耀明《若水》專輯,後為香港版和本地版竟有如此大的差異無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