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02

從巴塞羅那的MIDNIGHT想遠去。

這不只發生在美國,大概全世界與文明沾得上邊的城市都在朝同一個方向蛻變進化中。願或不願,被千絲萬縷的互聯網相互勾搭起來扯著走的人們正步伐一致朝向徹底的全球化邁步,所差者不外是興高采烈地搶先前行還是不情不願地拖著步子。終至一天所有的文化被結合,所有的語言被混雜成一種獨特聲音,到那天也許奧斯卡不再設最佳外語片,我們連膚色都統一,如果地球真有如斯長命的話。

扯遠,其實想說的只是關於貞節的觀念。只是昨天的事,我們仍在為中學生該不該談戀愛的課題激辯(雖始終覺得這課題是大人們一廂情願的自說自話),到今天我們已經沉默——婚前性行爲如果也早已不再是課題,以一場性愛來打招呼的方式是否就該登上被探討的舞臺?只是節奏太快,如今我們沒有三五年的時間來辯論一個題目就已經被逼著或者坦然接受這只是其中一種生活方式,有人認可,有人不,如此而已。

JUAN對兩個美國女孩搭訕的方式簡單直接,上個床吧,可能的話最好一起來,我同時為你們兩位吸引。開放且對什麽都保留可能態度的CRISTINA躍躍欲試,保守的VICKY嚇了一跳無法接受——美國社會大體上仍是保守,同樣宣揚自由空氣而正在飛速進步的香港上海其實也一樣,社會裏不乏堅持性愛不該被搬上臺面的保守派,但街上熙來攘往的人潮裏不乏視性愛為吃飯喝水的人物。當然不是在鼓勵連走路都還沒學會的孩子有樣學樣,但對於明確知道自己定位和方向的人,這其實真的只是一種態度。上世紀裏我們的顧曼楨遭受姐夫無情摧殘百般掙扎以後不是已經說過了麽,就當是被瘋狗咬過就算;人生還是要按照自己編寫的方式繼續。質疑的只是局外人,如顧太太一意孤行相信從一而終而間接改變了她的命運。可怕的始終還是無處不在的群衆壓力。

*

同樣世紀初,好友Y曾對著我感慨:怎麽人們都想不開,怎麽都未能接受性愛其實也能在好友間發生的可能?能成爲好友的都有一定程度上的互相欣賞,若建立在平等地位的更難得,沒有誰比誰高上一等的顧慮,於是若發生也只不過是順其自然。若靈慾已經分家,我們對「靈」堅持的潔癖要比對「慾」高上許多——就算兩者都帶有嚴重殺傷力,前者留下傷痕的機率往往比後者更高。奈何社會價值觀離這一階段還遠著呢,於是Y無辜地被貼上濫情濫交的標簽,雖則真正的性愛發生頻率不多對象更是有限。只是價值觀的不一樣,就足以令人望而卻步。社會的輿論與無聲壓力不必很遠,在貼身的大氣層裏根本就是無所不在。

於是VICKY和CRISTINA南轅北撤的觀念其實也可以出現在美國人以外的地方;只是對於美國我們慣下的標簽是看似開放但實則保守的,看似世界發言人但部分人民不知美國以外還有其他國家的,看似極先進開放但骨子裏是保守充滿顧慮的,大片大片的國土建構著人們的夢工場,但市場受用的風格始終脫不開濃濃的好萊塢慣性道德觀與固定模式——説到底,只因爲它比誰都矛盾都未能坦誠,無法融會外在形象和内在的自己。戲裏還有一幕過癮的衝突發生在VICKY丈夫對CRISTINA的驚人經歷下的一句負氣話——再下去她就會說她和MARIA ERENA上牀了!實情是已經發生過,VICKY一臉不可思議地問這麽說你是雙性戀?剛被教化成才的CRISTINA當下的反應是何須如此標簽,標簽從來都不該存在于自由空氣下,異性戀,同性戀還是雙性戀都可以只是一次衝動或自然發生。但擺在眼前的事實是,無論在什麽社會裏,是歐洲是美國是亞洲,我們其實都在熱衷于爲人們上標簽而且通常不預留翻身之地任其萬劫不復,只有更壞。

而巴塞羅那,形象鮮明它就代表了熱情放縱開放和不羈,期待中的浪漫該會在這樣一個地方發生,是我們潛意識裏的欲望在推動預期的。於是不論是直接拒絕還是故意的欲拒還迎都沒有意思,反正該發生的自然就會發生,我們只是順應天命任由我們的原始欲望在掌控一切。地域性的玩味是,同樣一場華麗的性愛邀約若發生在我們身邊——提出的那人是否就會被當作神經病看待?大概不會——如果他也像是劇中人那樣身份鮮明魅力無限;而如果不,就該是警局裏見了。

延伸閲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