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11

SUDDEN DEATH

後來我才懂得,長大不是慢慢發生的,長大是像SUDDEN DEATH一樣的突然死亡爾後才能重生的。某個時刻忽然靈光一現,我的過去已經死掉;或某個時刻面對某個曾經遙遠的課題,忽然發現就近在眼前近得幾乎要借出一點鮮血來粘住破碎的心,稚嫩的某個信仰當下馬上死掉,換上另一種態度粉墨登場。

信仰變成了態度。那時候我們信仰天長地久海枯石爛;第一次看見你日夜不離身的裱背後刻著的這一行字,我SUDDEN DEATH了一次。原來愛情不再那麽遙遠,愛情是時候該發生了;然後看見身邊友人紛紛戴上皮的鋼的塑膠的裱,留住時間留住了每一個我們對愛情的憧憬和信仰。然後有人派紅炸彈了,開始接收朋友的彌月之喜;你知道事情發生在素昧平生的同事身上和一起長大的朋友身上是不一樣。同事鄰居街坊親戚婚娶添丁我們會得自然而然帶著微笑恭喜恭喜啊,白頭偕老啊,快高長大啊——而當事情是發生在身邊親愛的朋友身上,那感覺是奇異的,某人瞪我一眼說神經病又不是第一次看朋友添丁,但我仍執拗地堅持不同就是不同,見證著一起長大,看著他她認識,戀愛,結婚,到下一代誕生又是絕對不一樣的體驗,那感覺,像部分的自己正在進行著某种意料之外的事一樣。

所以,當第一次聽見某和某中止婚姻了且手續已經辦了,我不能不傻眼。分手和離婚不同,就像結婚的承諾之重和戀愛的隨口之輕不能比擬——好吧,就算是我才有的怪念頭,如果你認爲戀愛和婚姻的承諾比重一樣—— 我以爲戀愛可以隨時發生隨時中止,但我是現在才懂得原來婚姻也一樣,不過如此。

再有一天,再聽見身邊親愛的朋友提起同樣問題—— 縱然心痛,也無言,怎麽都好,只希望這一次的選擇是對的就好。然而我發現我又SUDDEN DEATH了一次,今後不再相信什麽,縱容態度決定一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