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07

[花吃了那女孩]:如果我是17嵗。

如果我是17嵗,看這樣一部電影,大概會很安靜很安靜地看,然後很澎湃很澎湃地夢。夢,這樣地愛著一個女孩。但1234會是哪一個,我如是對17嵗的自己好奇。17嵗的時候也許我曾這樣愛過一個女孩,也許也曾發過這樣的一個夢,也許曾用一樣的方式愛過一個男孩;17嵗不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但記憶像太久太久以前失落的, 失落在上一個璀璨頽廢的世紀末。囘不去了。雖也沒有什麽想回去的欲望。

1:兩個彼此相像的女孩,在同一個屋簷下快樂而蒼白地在一起。2:也許只是對彼此好奇,他好奇35嵗的經歷(有誰會羡慕?),她好奇年輕的可愛的軀體要的是什麽,或者也順道看見投射出來的自己。3:她們分開,許下十年約定。太低估等待延綿的折磨,太高估社會責任,時間的流進速度根本無法掌控,控制得到的就不叫愛情。4:誰是誰的糖果?

如果我是17嵗,也許我會嚮往1。但我從前喜歡過的那類型是2。

但我不是17嵗。如今看這樣的一部電影,時時恍神游離,時時看見從前的自己一幕幕跳出來游過眼前。1234提供的選擇可以是輕快地模擬進行,也可以是喚醒記憶;1的故事裏那不屬於自己的空房間,我看見的卻是當醒來什麽都沒有,沒有書沒有電腦沒有筆沒有人沒有一寸空間是真正願意縱容自己,而漫漫一天如何度過,而度過以後等待的也只有重復的一天,倒數著,沒有愛沒有期待,什麽都沒有的從腳趾頭蔓延上來的教人顫抖的空虛。那镶木地板流離破碎的房間,那片蛛網塵封的百葉窗,那折射再折射才穿透進來像偷來的陽光,那腐朽的桌子,那充滿黴味的床褥,那滿地的過期報紙和沒有天缐的舊電視,那不屬於我的愛情。

不寒而慄的是當空氣中蕩起「約定」,太熟悉也太願意相信老爺確認過的真實場景,就無法接受同樣的字句用不一樣的畫面來呈現;但假如是自己,又豈是不曾有過借別人的愛情故事來演一場戯的經驗。

噩夢醒來的女孩嚶嚶哭泣:我不管我要你照顧我一輩子。從錯的人汲取承諾,是心寒到徹底的冰冷,愛是比死更冷。以爲淚水換不到的,哭過以後笑著付出冀望承諾一樣會成空。錯,就是錯。錯錯錯。而誰都注定要錯到極點鮮血流過才會清醒,如果遇見的真是自己命中注定的費洛蒙。

我以爲我想看林嘉欣我只認識林嘉欣和王欣淩,後來才知道不是。歌好聽空氣很清新,像廣告像MV像一場夢,劇終,就醒過來了。

臺灣 · 2008

導演:陳宏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