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11

書啊,書。

印象中沒有過如此頻密地在文字記錄裏寫書,提書,談書,但今年的書教人不能不談啊。島上一貫地書局缺缺,唯一幸存的書局又是一貫地不太愛進新書一貫地慢吞吞,但書展,書展,書展。頻密得早已淹沒了我轉$的速度,再來,也只能真的如朋友說的一樣,得搶銀行去了。

今年第一季我的買書史還有一項創舉是,竟買了這麽多破破爛爛的書。沒辦法,嚮往的書太少出現在島上,偶爾出現了如獲至寶,對著仿佛被摧殘踐踏過的破爛書頁染黑的紙無奈地瞪著,一邊心痛寶貝被不識貨者揉攔欺負,一邊猶豫著要不要等她拾好顔面改天再見?但疑問是多餘的,form 3那年第一次聼過「蘇州過後無艇搭 」後這七字早已埋在我的購物信條裏教我衷心地信仰著。

於是乎,今早又買了一本破破的書。滿桌子的書都有三幾本攤著在賣,幾無例外地都是一本開著任閲,底下兩三本包得美美的待購。而偏偏我看中的這一本又是這樣的,教我瞪著書本子底下的空桌,一瞪再瞪,也瞪不出個什麽來啊。算了算了。買吧買吧。買了再説。至於買了以後發現原本該是隨書送上的光碟也只剩下一個佈滿粘紙痕的破信封,也算了。沒關係。反正我要的不是光碟。對於贈品,有時我並不那麽執著。

後來在外塞車吃飯走街了一陣。在時光間隙中莫名快速地看完這本書,並對寫書的人又多一層認識。也是我今年少見的事情之一。嘿。今年畢竟才開始不久啊。

*

最近在想:十幾嵗的我看書,是想知道還有什麽選擇可供人生進行,什麽人格可供我培育執行;二十幾嵗看書,是已經對自己的宿命有了一個初步的認識,也了解欲望太多理想太廣但一個人只能有一個人生我只能擇一而行,於是想藉由光影文字看看其他美好但不屬於我的人生;一天三十幾嵗,又會是怎樣的心情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