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12

好風光多的是,夕陽平常事。

果然天黑下來的那段時間仍是最難捱的。躺在灰塵密布的地毯上看壓頂的空氣一點一點黑下來,絕望感漸變濃郁將人淹沒。想象著昨天念的年輕的蔡康永如何在書頁上將自己騙過這難捱的一刻,黑暗如潮水淹沒一粒粒的字我能想象,但書頁漸深漸黑心也會跟著一點一點沉寂。好風光多的是,夕陽平常事。夕陽也不見得一定就是好風光,對一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來説。

可以避免的,我知道;只不過MONDAY BLUE症狀萌生的一刻就犯賤只想更淪落一點,不必躲。不需太浪漫,啪一聲將燈打開也就是,看見親愛的人的臉如斯泛著油光就挺美。再來一杯French Vanilla 咖啡,一邊和那有時愛個半死有時嫌它太濃郁刺鼻的Vanilla香味糾纏,大概也能嗅得着刹那滿足的快樂。

一個星期天宅女的時間就這麽過。沒有很大滿足感,也沒有很勤奮地過日子,懶散是一種最具誘惑的快樂。偶一爲之不過分嗎,當我自欺吧。不敢看電影,沒看電影也已經是如此莫名哀傷的一天,再看電影我即將夢游到哪兒去。決定不在白天看電影是上星期重新立志的事,看完一部好電影我總是脫離不了茫然我控制不到自己的行爲。那天看的是重看的《斷背山》,看過,也照樣莫名其妙地失去行動能力呆坐電腦前整理資料,唯一不花腦筋的正經事。

星期天翻看Calvin & Hobbes其實也是另一種墮落啊。卡爾文,也不怎麽喜歡星期天意味的星期一將至吧。

(9:21pm: 轟隆隆隆隆打雷了!雀躍了一下,下雨下雨下雨下雨好不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