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13

一個夏雨天。

當時候的一壺咖啡,裊裊地冒著熱氣,來不及變酸,也沒有變甜變嫩滑,就保持原來那樣苦苦的粒粒的統統滑進我的喉嚨裏。不加糖不加奶,租期將至的屋子裏沒有濾網濾紙也不想再買,連床褥都已經送了人我還該添置些什麽。提早送走了我的床褥,我睡在另一人的床上,我們的汗和口水簡單而沉默地在喧鬧的夜裏輪回,無聲地悄悄透露我們的秘密和心事。沒有人和我對坐喝一壺咖啡,卻更只有人滿爲患的惶惑;不知道怎樣送走一段變酸的感情而不要一點糾纏牽扯,能不能灑脫地說拜拜畢竟已經好久沒有聯絡;不知道怎樣可以拔掉不小心在心上長了根的另一人,那是錯誤的不可能幸福快樂在一起的那一類,而你我均知能清楚否決掉的等於沒愛過,可沒愛過和剔除依賴的習慣又是兩回事。

唯一能安撫心情的平靜MOMENT,大概只有偶爾遇見的另一人的一個眼神傳遞。同樣想法的兩個人,同樣在一些錯綜複雜的關係裏頭迷茫徘徊,一起等待離開那一天的到來。我們畢竟終將離散,畢業了。

曾經窗臺漏水而濕透的床褥,也送了人。當初看見窗臺漏水我不曾覺得彷徨淒清——從前的我似乎比較堅強。一次一次遇見,離開,或者我們曾經都比較適合那樣的戀愛模式。記憶是騙人的,當初我和你都同樣粘著錯的人無法放手無法不見面,爾今回想起來我記得的卻只有零碎片段,恍惚間看見的自己正在灑脫地放手,說拜拜。和一個一個人,漂亮的人不漂亮的人統統擦肩而過的人。愛情和友情混淆得氣味美好,太陽曬進屋子裏一地璀璨的一個一個日子。

那些日子我們在那一張床褥上齊齊睜開眼睛,一張床裝載得住的除了愛情,還有友情和無數個流言蜚語。如今什麽都過去,只剩下美麗陽光仍然普照在那聽説已經變舊變殘的白色屋子裏。陽光美好如昔,而我,安靜用力卻怎麽也想不起窗臺漏水以外那些應該愛過的雨天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