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15

[全蝕狂愛]:不談電影,只說我零散的前因後果。

和身邊的許多朋友一樣,認識Leonardo DiCaprio,是從1997年的Titanic開始。那年假期,正是我們的青春第一次真正解放的時候,學校為我們划下的紀律綫正好失效,我們都願意並期待開始轟轟烈烈地實踐青春。十二月,忽然在同齡的所有朋友間炸開的那一部電影,當時流行的問題是你看了幾遍?那是影碟還未汎濫的日子,看幾遍意味著你浪漫地踏進影院多少遍去重復被感動。我和親愛的某人因爲同樣聽見遠方的男孩子們哭著說看了三四遍七八遍,所以好奇地第二遍踏入影院爾後依然好奇地走出來,看第二遍,依然沒有掉眼淚,幾疑自己淚腺出問題。

後來,收到遠方朋友寄來一份驚喜:兩餅來自原產地且未經刪剪的影帶。放入VIDEO,出來的是黑白畫面,也才第一次知道原來影帶也有分REGION,默默地感動著那份心意;不好意思說我其實沒有被電影感動得一塌糊塗,如果我說過我愛,也只不過是期望與衆不同又害怕離群太遠的美好青澀日子。

當時對於Leonardo的印象是:好看的一個男孩子,但不夠叛逆壞得不夠味,不是吸引我的那一型。到看了順著Jack的效應而拍下的下一部片子,The Man in the Iron Mask,更是沒有好感,從此停止再追他的電影。此後十年間偶爾看見他的電影,他的緋聞,Catch Me if You Can拍得挺好看,沙灘上看見他的肚腩跑出來了,也只有這樣。

到這天,因爲可斯兄提起這部電影,因爲隱約記得這是關於親愛詩人韓波的電影,上YOUTUBE看了一下Preview—— 才終于為片中的Leonardo傾倒。歲月真是不留人;原來他也曾有過綻放得如此閃亮,如此不羈狂傲的青春姿態,這樣漂亮;原本不信他來演繹韓波有多少説服力,如今才懂相見恨晚。片中的他那水波恣意流轉的眼神,再壞再不按牌理出牌再予取予求又有誰能拒絕,如果他真是他,Paul Verlaine為他着迷得情緒失控傾家蕩產鋃鐺入獄都是避不掉並且仍然甘願的宿命;是真愛還是依賴,早已混亂得一塌糊塗分不清也不需思考。

誰都會魂牽夢縈啊。

可惜電影的最後二十分鐘,一舉將夢幻般的美麗一拍兩散。一部傳記電影就一定要有始有終嗎,不是從嬰兒時期開始說,其實又何必堅持一定要拍到老?愛情冷卻下來以後,畫面如走馬燈般匆匆交待他人生下半場,倉促慌張得幾乎覺得那演員連換妝都來不及,一幕幕一閃而過又有什麽意義;來不及卸下輕狂年少的眼神,又被裝上了鬍子,看著,只有恍惚。

*

我是忍不住的,一定要提River Phoenix。同樣漂亮放肆的青春,River拍My Own Private Idaho (1991)那年21嵗,Leonardo拍Total Eclipse(1995)這年也是21嵗。看Leonardo近期的照片電影,當年澀得耀眼的少年已經長成紅塵俗世中你我一般的成年人;還是會想,如果River至今仍在,又會是什麽樣一番氣象?

又記起,明哥在電臺節目裏談過River Phoenix的離開:這樣,就變成了一個傳奇。

Total Eclipse, 1995

Director: Agnieszka Holland

Cast:

  • Leonardo DiCaprio as Arthur Rimbaud
  • David Thewlis as Paul Verlaine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