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23

[青少年哪吒]:生不逢辰還是其實時間正好?

看《青少年哪吒》,像在補償自己年少時候錯過的不足,邊看邊恨不得把自己丟囘從前,以當時的神經和感官來體會當中敏感的飢渴和迷惘。 當年我是想象過的(不記得是94還是95年,從前明明有過買了書在扉頁寫下「XXX于199X年X月X日購于XX書局」的習慣,傻氣地以爲如此書寫就沾染一份長大才能有的文藝氣息似地,第一個XXX還非得是當時那些懶氣質的筆名!)可偏偏買下的這兩本我都沒寫,於是今日一邊欣慰書本沒被當初的稚嫩筆跡玷污之餘還得一邊懊惱著怎麽就忘了時間。總之就是那兩年,可執著的是當初的那兩年是很漫長的,不比今日的什麽時光都一閃即逝。

哪本書? 邁克的《男界》。15嵗的我有時作少女偶爾扮少年迷惘地度過,當時覺得《青少年哪吒》大致是一部必須以當時情懷看的電影。《男界》裏一篇長長的文字,細緻地描繪了當中幾幕的畫面和感覺,我就曾經仔仔細細地讀過,然後糾結地想象過,雖然那時候我連李康生的臉都沒有看過。

*

後來第一部看過的蔡明亮是《天邊一朵云》,然後抱著僥幸的心態上大銀幕看《黑眼圈》,再看過了《河流》,才回到《青少年哪吒》;倒退著看的遺憾有這樣鮮明,失去了最純真的自己也看過了後來的蔡導,再看囘從前的精彩從前在腦内自個兒上演過的片段,清楚知道有些感覺是囘不來了。在《河流》裏看見長大的小康,仍然住在那間屋子裏,那個熟悉的飯煲和同樣位置的餐桌,再看見從前的慘綠少年,實質的少年愁變成了回憶裏帶著微笑飄過的一抹彩。

他們干的是犯罪的勾當,活的是一種今日不知明日事的痛快;大街上的遊蕩,青春的一場性愛,結實閃亮的肌膚,亂七八糟的房子裏總能走出一個看上去體面的人。如果一早看到這些我會不會嚮往模仿這種糜爛不自覺的沉淪快活?大概不需要,這樣的青春誰沒有過,只不過是換了個對象換了個城市換了張床。陳昭榮那一個眾人景仰的大哥哥身份,我們也許都上演過,但更多的時候我們都崇拜過。隔壁班的那個女孩,補習班裏那個男孩,越不羈越表面越膚淺越張狂即使只得一張皮相,都悄悄地愛過。

發現最近一直都在看囘明星從前的電影,Leo 的《Total Eclipse》裏發放的是耀眼美好的青春;《青》裏一副臭臉的李康生和陳昭榮,青春原來可以這樣不起眼——一旦笑起來又是如此陽光燦爛。或閃亮或晦澀,共同點是都年輕放肆得似乎對無論什麽都不必負責任。

*

時候不對的電影,並不是現在看就不對而是自己的心境囘不去的遺憾;也讀雜誌評看見那些一去不回頭如今僅存多少% 的精彩雜誌,如陳冠中時期的《號外》,Andy Warhol 的《Interview》,Tibor Kalman 的《COLORS》等等,如今捧著一本輪回了不知多少輪子孫的遺產企圖尋囘當初那股韻味,總有點生不逢辰的遺憾——然而這種遺憾又教人啼笑皆非,就算真的給你生逢其時,還要生對地方——不然在這邊遠小城要去哪兒找這些電影那些雜誌?

1992 · Rebels of the Neon God · Taiwan

導演:蔡明亮

演員:李康生 陳昭榮 王渝文

2 comments:

  1. 亂,是不是?寫到一半發現康城入圍名單出爐了,緊張~ 匆匆收尾。

    ReplyDelete
  2. 很多好的影视,在中国大陆是绝对禁播的,暴力,色情.....
    现在连日本的大多动画也禁播.各省卫视黄金时间(晚八点到十点)禁播韩剧~~~等~~~哎~~~

    ReplyDelete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