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28

我知道專注是好的。

在MSN QUOTE打下強調註明第N次的時候,同時正在吃蛋糕喝咖啡挂著耳機開著會順便看GOOGLE READER和IM著某人說一些過去很久很久的陳年往事,一邊質疑著同樣一件往事對不同當事人的意義。往事還能有什麽意義?認真解釋辯證,於是你不是不得不訕笑。

到發現Laughter看了很多次還是Daughter,幾疑朋友轉發的笑話和女兒到底有什麽關係;到聽見耳機裏傳來的聲音仿佛隔了不止一個時空,恍惚朦朧幾乎難辨;到IM著一半的窗戶忘了囘話幾乎被埋怨,才想著是該回過神來了。我應該修煉的,一次只做一件事。曾經太嚮往老頑童周伯通的左右互搏一心二用,到變成三魂七魄分散游離各自行事,兩者根本是不一樣的事,稱,散漫是也乎。散漫於是變成什麽都沒有意義,睜開眼睛和閉上眼睛都一樣。

但是隔了好幾年才認真去聼的「Brokeback Mountain」原聲大碟太好聼。從前排斥Country Songs,到開始懂得隨著Willie Nelson為一個出柜朋友邊唱邊遊山林間,到後來才試著去聼「Brokeback Mountain」。 而今早我羞澀的意外驚喜竟是Rufus Wainwright—— 從來着迷于那浮在雲端慵懶拖拉的聲綫,卻從沒察覺到他在山中的獻聲—— 反正耽溺,只好繼續一心二用。

呃,其實,我不是要說這些的。只不過分了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