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19

[革命之路]:If you not try anything, you can't fail。

2008 · US

Director: Sam Mendes

Cast:

  • Leonardo DiCaprio as Frank
  • Kate Winslet as April

幾天前,有人給我說,有心事。人到三十總是心事一籮筐,尤其是這環境中,蠶伏在辦公室裏失去大學畢業之初的美好憧憬,且未上岸的我們。不知誰定下的規則,三十嵗作爲一個人生中途站,人生成績報告冊上觸目驚心一行行是房子,車子(牌子?),妻子,孩子。你達成了嗎?達成也還未算贏,還得看房子尺寸大小車子品牌月供多少。焦慮症如是產生,如果我再和你說何必管人家怎麽看你大概會當我是廢話。道理誰不懂,要實踐還得要靠自己靈光一現的領悟。

看「革命之路」,才知道革命之路不過是一條路的名字,住在上面的人也像路本身一樣抱著偉大願望而未能實現。電影開始我很想和那位心事的朋友說,看看這出電影吧,辦公室中那些場景有多熟悉,但很快就知道不適合,不適合。電影沒有餵食任何答案的企圖,啓發不是要傳遞的目標。

*

如果每隔幾年總會有些驚天動地的電影出現,一下子在所有人中炸開來兼且橫掃奧斯卡XX獎項那種,「Titanic」是我懂得看外文電影以來經歷的第一次。因此就算沒有很愛,那種因初戀而美好的感情是在的,因而看「革命之路」像看親切的Rose和Jack如果在一起十年后的故事。十年後,她臉上的嬰兒肥沒了,而他的臉倒是有了點發福的跡象——仍舊保持的,是兩人並肩站著時候那種不合諧卻也並不突兀的感覺。

年華即將老去而理想仍然被困,夢將滅亡,沒有勇氣掙脫而仍不願接受現狀的她和他,和所有平常人一樣有著無法將心中所思清楚表達或付諸實現的煩惱;三十嵗生日那天他對著小女生得意炫耀的是在辦公室裏磨來的一套生存方式,那些你和我都心照不宣的。人因夢想而美,也因不敢面對夢想鬱鬱不得志,只能藉由他人的平庸來襯托自己的迷你成就而變成醜陋的成年人。她曾經快樂地對他說過:「你是我遇見過的最有趣的人!」,多年後回想起來不過是笑話,像他自己說的的,當時只不過是個大嘴巴的小子。

Unrealistic Dream。這是周圍的人不斷給于他們的巴黎夢的評語。人們乍聼這計劃時候表情僵硬的理由太明顯,夢,誰沒有過,而看見人家竟有勇氣去追求自己的夢,恐懼多于一切——怕別人的成功印證了自己的不成功只是沒有努力過而非不能。像戯裏說真話的神經病人說的,生活在沒有希望的虛無裏太舒服安逸,所以你不想動。人們都寧願怪罪客觀環境局限了自己的成就,而害怕被揭穿得不到,只不過是自己沒有努力爭取過。因此當主角的巴黎夢破滅,人們大大地松了一口氣。

(或者應該說,尚未實現的夢想本來就不該拿出來與人分享。這世界,一起承擔的痛苦總是比快樂多得太多。分享成就和快樂,不是人們的天性。)

*

他和她的分別是,他比她先習慣了這樣的模式中的日子。對工作環境有所抱怨是所有白領們都做過的事,鬱卒的時候他想逃亡,參與了她的計劃。在工作上得到了肯定,從別人豔羨目光和讚許中重新得到了人類習慣的群體生活中受承認的滿足感(我們需要的其實卑微),他得到了足夠的養分願意作爲一個普通人生活下去,否決了不成熟的計劃。而她,演員夢成空,長長的下半輩子大概都是在小鎮的白色美麗屋子裏煮煮飯,種種草,串串門子,寒暄幾句,和一群同樣生活模式的夫妻們在窺探與被窺探中度過。這可能沒什麽不好,問題是,她心中那點夢想的火花未滅。

對她,那是夢想;對他,只不過是一次逃亡的可能。而其實即使巴黎夢成真,倒也不一定就代表著人生從此幸福快樂地延續下去。説到底,改革必須從心開始。

(從Rose到April,她都同樣在對可預見的後半生策劃著逃亡計劃。Rose遇見了Jack因而命運得到改寫,April的Frank卻已經埋沒在人潮洪流中不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