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16

剛過去的24個小時之1/3。

於是夜裏爛成了一匹泥攤在咖啡座上。難得地在週五夜裏走入咖啡座發現角落的沙發座上空置著。與不算友善的服務生點了歐蕾咖啡,與有點空空蕩蕩的味覺一起賴在沙發上,邊啃著不算香濃不算口感豐腴的蛋糕,心滿意足地翻著熱鬧而寂寞的搖滾音樂誌。篇幅上的25部Rock Movies荒涼地喧囂著,再轟動的樂隊都已走入歷史不再前衛進入博物館成爲一種當時大概不曾嚮往過的ICON。快樂地重逢喜歡的Velvet Goldmine和Control,對著其他23部卻沒有太大的衝動,也許純粹因爲文字介紹不那麽吸引。

徹底爛在沙發裏,仿佛四肢五骸都與棉織物連成一體,才能放鬆。沒有姿態,純粹是在做過太多繁瑣鳥事以後只想沉淪的逃避。隔壁桌上兩位正在激動述説日裏大小事體的男女仿佛是每天偶爾遇見的同事,也當不見。作爲城裏朝九晚五上班族的其中一員,一至五的時間面目模糊與誰都沒有分別;同樣擾攘地忙著説話、微笑、充滿熱誠地慰問彼此吃飽沒縱使場景是廁所。於是如何度過周末,是僅有的可能可以個人化或僅僅卑微地從大衆過渡到小衆而依然處於某個人群模式的時間,需要被很專注很專注地使用。不算友善的服務生捉著掃帚和畚箕走過身邊,左掃右掃。我不知道在客人正在吃喝的當兒掃地是否一種不該發生的行爲,睥睨了一下而坐姿未變。

看了一場電影,繼續在角落裏放肆亂説。

也喜歡午夜時分的超市。燈光透徹明亮的諾大地方,夜貓子們擕老扶幼地閑散購物。手推車裏沒有白天裏的窮兇極惡,收拾貨物櫃上的職員們將包裝紙隨意地丟了一地。盯著某牌子的巧克力曲奇餅企圖明白100g RM8.9 vs 100g RM4.2的分別,有人正在身邊喚一個許久沒有聽見的名字。這樣的燈光氛圍下遇見舊同學,恍惚間,有點超現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