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12

[捆著我,綁著我]:秩序井然的瘋狂世界。

因著康城影展入圍名單裏乍見艾慕杜華,高興起來看看舊片以資慶賀——真是這樣?大概也不盡然,大概也不過是想找個理由從后宮三千裏找一部電影來看。這樣說或許很不厚道,天曉得每部片子都得來不易,或有血汗或有努力或有愛意滲入其中,我知道,我都寶貝著每一部片,我只是偶爾有點迷失偶爾有點不知從何開始。循規蹈矩地説話,循序漸進地學習,循循善誘著自己要往充滿靈性(劉若英?)知性的那方向走去,至終等待著我的不過會是紙張糊出來的美麗新世界;優雅的站立姿態太累人,伸出太久未修的指甲輕輕划破那一頁紙,再獰笑著大力撕扯,至看見美麗布景背後錯愕的無數個自己正在把玩擺佈著支撐純淨的血淋淋真實和虛僞,才算痛快。就好像,紅酒滲入了洋蔥以後縱使醉意不減但就失去其本質意義一樣地純粹表象意識。

喜歡艾慕杜華什麽,喜歡進入那個明明瘋狂世界卻仿佛秩序井然地一本正經著。這不是假象,這是只要你願意就可以擁有的一片純淨世界,什麽都按照你的標準來做。因著不按牌理出牌,現實裏會時不時遇見不明所以的人來敲門,來放話,來玩遊戲或純粹經過你家門口吐一口痰,其實又何必一一應對?親愛的,時間若是這樣用我們有三輩子都不夠應付。你問我某人很壞是否意味著你也可以這樣壞,請隨意,我無所謂。艾導的世界裏的人物不會沒有一群圍著他們瘋狂批判的人,只不過都沒有說,沒有很強烈地反抗,不過依然故我地和一群志同道合者愉快生活著。縱使悲傷,不要太久太沉緬。

「Tie Me Up! Tie Me Down!」—— 親切感不只來自艾導,熟口熟臉的女主角一樣很親切,同一個世界裏來來回囘的Victoria Abril。有點神經質的女人,壓抑的男人,驚恐的女人。Antonio Banderas大概沒有長著一張很討好的臉,但他來演這樣一個天真的綁架犯很好看,至少比「Law of Desire」裏美麗愛情的破壞者好看,雖兩個角色裏他都是某個程度上一廂情願但又很勇往直前的愛情捍衛者。他愛,他為愛而戰,為愛而殺人,很邪惡的做法很單純的動機,在艾慕杜華的世界裏總會找到個適合的站立點;就算説到底他依然是個自私的大壞蛋你會願意相信那是某种潛移默化下的效應,令人氣憤,仍然無奈。

因爲迷戀上她,他忽然變得正常並得以從腦科醫院出來。一心一意找她達成自己的夢想,娶她生小孩成家編寫幸福美滿的一頁。她不愛他,無所謂,他綁她,但很君子地說,我會和你做愛的,但不是現在。她拒絕這樣一個與她根本沒有交集點的男人,他很義正詞嚴地說:你可以不要那麽自私麽?啼笑皆非但始終這是一宗不太一般的綁架案。肉票愛上綁票者(什麽症?)在今天的標準來看不再很匪夷所思,有趣的是他和她的互動。她害怕,恐懼,但也知道怎麽哄他對付他,也不算是太恨他,到後來在總算發生的性愛中才想起他是她曾經遇見過的人。電影的結局是好玩的也是顛覆的,很艾導式的快樂瘋狂世界。

*

電影裏有一幕是臺上三代女人在唱歌,穿著剪裁成基本款而布料類似的衣服,談不上什麽設計,但教人印象深刻,大概長這個樣子的:

(先認錯:是,我手像腳醬。用MOUSE畫畫我是三嵗程度。)左邊那個直綫狀的是阿嫲穿的,中間那個是青春無敵的少女穿的,右邊那個是風華正茂的熟女穿的,曲綫玲瓏浮凸有致,布料將身裁包裹得貼切美好。作爲一個女人,雖則不是每一個都嚮往那第三種身材,但她終究是社會認可的魅力標準罷?然而最美好的始終是第二個單薄的尚待發育的身軀——醖釀著美麗的夢,舒服地躲在即將受注目的喜悅裏,暗自享受著盛放前的青脆光華——那耀眼得不自覺已經一瞬即逝的青春啊。

¡Átame! · Tie me up! Tie me down! · 1990 · Spain

Pedro Almodovar

Cast:

  • Victoria Abril as Marina Osorio
  • Antonio Banderas as Ricky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