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02

燙髮記。

從去年十一月一直說到兩天前,終究還是在頭髮頂端開始冒起zzz形狀且會站的小毛以後,才甘願去找師傅救髮。一直逃,不想面對的是那漫長的四五小時裏必須正襟危坐在鏡子前,無所事事之餘還得一直,一直細看鏡子中不喜歡的那身形臉龐牙齒眼睛。自戀的當兒照照鏡子左顧右盼看見的當然是喜歡的那一面,四五個小時一直看著又是另外一回事——而身後還有打扮精致的師傅做對比。

幫忙沖水洗髮的小伙子是之前沒見過的。一邊大力地抓(不舒服)一邊大力推銷某護髮素某步驟,吹干髮的過程中一邊吊兒郎當地左顧右盼兼耍酷,與周圍人等不一致地不細心——啊實在是太無聊,沒事干之下只好觀察你尋找不喜歡的理由,抱歉了弟弟。其實帶了書去讀的。但我靜不下心。翻翻髮廊提供的時尚雜誌,終有理由看看那些經常在書報攤架子上碰見而熟口熟臉但沒真正讀過的,看兩三本到後來幾疑自己是在重復著同樣一本。中途幾乎睡着。望著鏡子中的那張臉騙自己其實沒有睡意,邊懷疑隨處可睡是一種病,畢竟燙髮以外,補牙時候也曾被牙醫叫醒警告:不准睡。

至於我的髮,其實真的乏善可陳。小伙子問,可曾燙捲髮嗎?我說不會看起來更老嗎?小伙子說不會啦至多不過成熟一點。呃。我說我其實更想剪短它啦。但天生捲髮若剪短燙直,大概就必須很頻密地燙燙燙。而我的捲,不是好看的自然捲,而是獅子般向四面八方亂長亂捲的那一種,還帶細瘦脆弱干躁髮質。爸爸媽媽都有好看的免燙直髮,我和我的弟弟卻都長了無法馴服的教人懊惱的捲,正正得負或者不過是廣一點的家族遺傳。

此後兩天,一直都被包圍在難聞的藥水味道裏度過,是我心神不寧帶煩躁的理由?還是不滿足純粹因爲睡不夠?

咦,我又不會收尾了,係甘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