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09

不過一種溝通工具。

只要是生活在某個聚集各大種族或匯聚各方文化的城市裏頭,我們看的聼的脫口而出的鍵盤流瀉出來的就不可能只有一種語言。小時候家裏說福建廣東客家潮州話學校裏說華語囯語英語,大一點公司裏商店裏大街上你會遇見、消化、理解、說各式各樣的語言。這國家裏的另有名稱,Rojak Language是也乎。

Rojak是極具本地街邊風味的小吃,從來不屬於進入高檔餐館的那層次。大概也因爲這樣,Rojak Language聼起來也滲進了濃郁得無法假裝嗅不到的土味,平日説話溝通沒有問題也意識不到什麽,一旦進入電視,登入電臺,到變成各式各樣小黑點跳入文章字句裏,那股渾然天成的土地青草味就會自然流瀉,是最原始兼土生土長只此一家別無分號的本地(處處都有本地,但似乎只有我們特別愛用本地一詞)特色,你要說它因而矜貴不是不行,只是真的會以此為榮的,會有多少個?

各種語言有其極獨特的風味是必然,翻譯時時能做到的只是教人明白而非傳達其神韻;如村上春樹的作品讀到了今天我們偶爾會得懷疑,到底我們熟悉的那些標點符號抑揚頓挫,是百分百作者想傳達的原汁原味還是純粹賴明珠姐姐的語調?畢竟,自詡靠村上奶汁灌溉成長的這一群,大多都搖頭表示過讀不下林少華的譯本。問題出在哪裏?

而關於書寫,書寫。有段日子/有群人如是非常堅持排斥Mix Language出現在中文書寫世界裏形成視覺污染。看過某些論壇裏教人不忍卒睹的書寫狀況你無法不大力贊成這反對聲浪;簡單一句中文加英文字母拼貼音譯意譯出來的可能是四种語言,反復讀過兩三次大腦才能成功轉換出意義。一旦發言人忽然心思一來大發謬論,可就折煞人,微弱的抗議之音還會被簡單有力的一句:「你都看明白了不是?」,無語。

只不過,始終Mix Language本身是無罪的,用得好可以很漂亮。吳君如姐姐在《家有喜事2009》裏罵來應徵攝影記者時候那一句「連基本功都還沒打好,學人家講什麽風格!」放諸天下皆准啊;尊貴的畢加索大師在開拓出個人風格之前不也走過老老實實的寫實階段麽。Mix Language可以是一種很酷很率性放縱的風格沒錯,前提是你必須先打好基本功,懂得掌握以單一語言書寫的能力,能在單一語言裏綻出其光華,才可能懂得在什麽時候加入一點異國風情來錦上添花,在Mix Language的國度裏才有可能淋漓盡致發揮精粹風采飛揚得讓人沒話説啊。如果閣下連最基本的你好嗎都非要打成你hou嗎不可,請先回家學好中文再來標榜新姿態。

Mix Language 是一種姿態。不是詞窮或思想滯鈍無法表達時候的藉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