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20

隨口 · 發嗡瘋。

昨天有人給我說,誒,你愛人唱那首「春光乍洩」很好聽耶。還貼了一段歌詞上來:

意亂情迷極易流逝
難耐這夜春光浪費
難道你可遮掩著身體
來分享一切

當下很快樂,樂瘋了。我喜歡無時無刻不找機會給自己藉機發瘋。做為四平八穩的辦公室裏乖員工一名,喜歡來陰的,喜歡悄悄上演一些聼不見看不到的戯碼。(一)我喜歡這稱號,真好聽。(二)我喜歡角色扮演。(三)尊重民主,我不會努力去游說誰培養和我一樣的病態嗜好莫名信仰,但聽見好朋友不小心喜歡上某一部分我會很快樂很快樂。有天和有人一起玩面子書上那些有來頭無釐頭的測驗,起碼有一條是對的:我收集你,好朋友。

於是我絮絮叨叨地copy paste一堆關於歌的來龍去脈給有人看,罔顧人家意願。嘻嘻。我還想給你說某才子寫這首歌的時候竟還被喻令歌詞不可以老氣。要寫一首歌詞何其易,要寫得好何其難,出賣了自己的靈魂還要顧慮著如何遮掩才能確保春光確實只露一點而又不至於完全隱晦,不至埋沒;私人心事藏藏躲躲天下皆知,該知的那人又做出了什麽反應。我管我囉嗦,你管你OK。

我又很快樂的說。

*

今天有人給我說:坐禪的時候你感到傷心,我感覺恐懼,是否就是潛藏在我們靈魂裏最深的死穴?我想是,老師有說,所有心魔會在那當下自個兒浮起,等著被承認,被安撫,被面對。所以才有小心走火入魔的説法。萬籟俱寂的那一刻你惶恐,蔓延我周圍的卻是傷心,無邊無際的傷心,絕望無助的傷心。來得莫名其妙,身邊明明圍繞著親密愛人和親愛朋友,仍然只顧著為濃濃憂鬱掩埋。所以你說我看起來tough,我其實一點也不,我不過是將所有疑惑壓了下去試著假裝當沒事發生,只不過是即將沒頂時候捉住了一根稻草。

是什麽教我如此絕望?
下一堂課,若我不逃,我會試著明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