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20

[東京奏鳴曲]:暮色已至,人生未始。

Tokyo Sonata · 2008

日本 · 黑澤清

演出:

  • 香川照之as 龙平
  • 小泉今日子 as 惠
  • 小柳友 as 贵
  • 井之肋海 as 健二

日本的上班族,總給我一種可怕的暮氣沉沉的宿命感,一種表面上很安靜暗地裏很期待世界末日的絕望感;工蟻般的辛勤,身爲一家之主必有的奉獻和被禁止說出口的無奈,日裏挺直腰桿對著老闆大聲說嗨,夜裏彎腰駝背到街邊小酒攤子喝一杯歌一曲,就是等待被複製的一天。什麽時候開始的印象?免不了要說是大雄的父親。大雄自管自多姿多彩夢幻瑰麗,父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連假日也得上班,出盡法寶的小叮噹為他做出的最偉大貢獻也不過是掘了一條只用一天讓他無需塞地鐵輕鬆上班的地下鐵道,快樂來自遲一點出門早一點到公司。

如此的卑微,如是當今的日本青年大舉逃避就業避免重蹈覆轍應該不難明白。不是懶不是爛,是對生命絕望的無力感企圖逃竄。這一代,儘管不叫迷失的一代卻比誰都更有迷失的理由,放眼望去仿佛世界一體生機處處,時不時從哪個角落冒出個人唱了首歌寫了本書演了一齣戯就此平步青雲,成功似乎很容易很唾手可得,生活似乎可以很精彩,沒看見的不過是千千萬萬因時運不濟或努力不夠而湮沒在茫茫大海中的普通人。不甘於庸庸碌碌朝九晚五終此一生,又無法尋覓出路,於是兜兜轉轉直到路的盡頭。

*

《東京奏鳴曲》裏頭的父親就是這樣一個人,古板和不近人情是他唯一懂得的活著方式。為公司賣命半輩子,臨老因公司遷址到大連(!)而被遣散。為保持尊嚴不讓家人知道,依然早出晚歸,偷偷摸摸到公園裏領飯盒圖書館發呆遊蕩過日辰。主内的母親忙於早午晚三餐和打掃之餘也忙著安撫聯係家人關係,自個兒的夢想欲望念頭卻不怎麽爲人在乎。用心炸的甜甜圈天婦羅沒有喚起誰的欲望被誰領情;一時心血來潮考了個駕照,喜孜孜和兒子分享,卻沒想到到後來是這樣派上用場,夢想以荒唐劇的方式完成。兒子的音樂天分不能發揮,父親執的理由是說出的話不能改變因有損父親尊嚴,沒察覺的是自己立下的榜樣早已成爲兒子眼中的夢魘,信服力早已蕩然無存。

黑澤清的厲害在於,短短一部電影裏包辦了所有内憂外患:看似牢不可破其實内傷頗重的日本家庭模式,可笑復可悲的嚴父情意結,關注家庭裏最重要但最常被當沒感覺沒需要的母親,父子的代溝,戰爭,經濟就業率和教育模式。一家四口各有各的秘密和失意,前半部緊綳的上代嚴密謹慎生活模式到了後半部被徹底顛覆,父親的底牌被掀開,母親順勢出走自我放逐喘一口氣,執意逃離父親生活模式的長子終于掙脫命運到異鄉學習生活,小兒子的夢想幾經掙扎終得實現。電影在小兒子的音符中看似圓滿落幕,下一代的未來得到了改變的可能;反諷的是父母的生活模式即將一成不變地循環復循環下去。

畫面力量最深沉撼人的反而是海,絕望的海,教人走頭無路的海。面對著這樣一大片茫茫然的水,要怎樣才能從頭來過?有段日子我很沉迷電腦RPG遊戲,最愛的是摸熟門路以後按下重啓重新開始安安穩穩順順利利過關斬將走康莊大道。然而人生無法這樣輕率重來,過往不能刪除,來過只能是再出發而不是新開始。或者,別等到絕境才問,順遂愉快的當兒就該自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