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27

叛逆是一種需要。

玩樂不知時日過,當然好;不知覺年華虛晃,可怕不?大概不。有些人選擇永遠年輕活在青春期永遠天真無邪,有些人視人生某階段為終極目標,到一個風光無限好的觀景台停步,終結學習樂在其中。

看訪問,好看的是訪的人斤兩足,再害羞内斂的被訪者都能被探測得到最意想不到的地方;次之是被訪者本身信心内涵兼具並且字字珠璣,不管問題再無聊都能扭轉乾坤。終極的,是訪與被訪者都精彩獨到,如期期《Interview》名人訪名人,最難忘是River Phoenix訪問Gus Van Sant那篇,二十嵗滿腦子奇思怪想的小伙子訪問疼他的叔伯,訪與被訪,疼愛與縱容,初看世界生澀惶惑對上日子有功訓練有成,簡單的黑與白貌似九唔搭八透露的比一整部電影還精彩。

*

人是這樣,天生的才能與腦容量,需要搭配某些外來激素才能蓬勃發展。大林出了名的自把自為又愛發問尤其愛問別人看法如何,有跡可循:榮念曾是這樣,進念也是這樣,一個問題引出更多問題,更多問題再以更更多問題來圓滿。節錄一點可以引發思考可以借鑑的思考模式:

  • 現在的年輕人很受消費文化影響,但永遠有個PERCENTAGE的人是不會這樣,總會有點叛逆性,會有多點思考的年輕人。
  • .. 人家會話這個人憨的,衝來衝去,又不務正業,又多心之類,這就是當你不在主流的時候,人家給你的標簽了。
  • 每一個MOMENT都是新的MOMENT,你會否接受挑戰去跨越自己,如果不接受的話,就只是不斷地重復,做完之後什麽都沒有改變過的話,便等於沒有做過。

關於叛逆性,人不叛逆世界就不能運轉。叛逆是一種姿態,不是叫你動不動上街去喊口號或者對著父母喊叛逆那種無膽匪類;叛逆是對什麽都有疑問,對既定的理論去思考分析再發問,找尋其他可能。一窩蜂人云亦云,卻往往是最簡單直接最樂於被人接受的,即不必思想又確定自己位于主流人群當中,不知恥的再振臂高呼奸淫他人思想佔為己有,多方便多威。

但是,但是,幸虧總有例外,我們才知道地球原是圓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