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31

他們的九十年代。

邁克的《性文本》對我來説大概有種不一樣的意義。我知,這樣說大概很無聊,誰于誰特別有意義又于誰零意義對誰來説都沒有什麽意義不過是我濫情。首先,是它無端端出現在網絡書單上。下訂以後的幾天内忽然發覺屋裏一些書正在發霉,養了一堆不管用的粉紅河馬。懊惱中,收到書本那天發現哇這大概是我目下擁有的邁克書中最霉的一部了,算了算了。

我的邁克藏書仍不完整。從前的《男界》、《假性經》,歷經狐狸尾巴迷魂陣互吹單打看見自己同場加映到最近的親愛的坦白說,加入這本感覺作爲一個中介站銜接了從前現在。從前讀男界,太懵懂什麽都新鮮什麽都不認識。廿一世紀后的,是另一種帶溫情暗藏辛辣的痛快。《性文本》是96-97左右的事,剛好那時我開始懂得一個人跑電影院,開始喜歡金髮男孩,開始看電影。提到轟動一時的《Titanic》和《Total Eclipse》裏的Leonardo,說《Evita》Madonna當時引起的軒然大波,那時恰巧我都在場,份外親切。

同期發作的還有流連90s。除了當課本兼回憶錄來看的《性文本》,還愛明哥哥的《信望愛》。有篇文裏說明哥哥坦承這張碟在當時從音樂至歌詞都太另類,動用“坦承”一詞,太緊張。但同時得以看囘當年古董MV,還是傳説中區雪兒拍攝那輯,謝謝,好玩。

*

其實我討厭《》這標點符號。以上壞例子示範,戯和書和CD統統困到這符號裏去,符號還有它的存在意義麽?或者,剛巧我都用對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