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30

村上春樹年代記。

盯著熒幕忘記眨眼太久,谷歌讀者轉到有人談村上春樹那一欄時有點眼溼溼添。
能不能,假裝因爲看到村上春樹所以眼溼溼。

喜歡村上春樹的都會是些怎樣的人?

村上春樹大肆橫掃中文讀書界大概是80末90頭的事?
第一批愛上他的,一下子瘋狂沉淪追隨他去。那陣子很流行讓自己活得很村上春樹,聼伊帕内瑪姑娘,聼爵士樂,午後看一只貓遐意地煮個意大利面都是生活ICON;文字上更是一窩蜂陷入村上潮。可惜那時甜甜圈沒有當今那麽普及,要不然來開家羊男甜甜圈店,生意應該會很棒。

前陣子在某博上見有村上迷說往事,喜歡村上春樹的大多是剛巧適逢其盛的那群人。出生在七八十年代,成長于八九十年代,平平靜靜度過,沒啥東西引起關注或憤怒,年輕迷途,午後沒事可做太陽特別懶的一個個下午,奉獻給村上春樹。你知道,那樣的時候讀書,是真的一顆顆字都能讀到魂裏去的,那樣專注。

我不知道其他早一點出生的人會怎樣看,有人說這很廢。大概,也有人會因爲其他理由而喜歡他的罷?後來的,當今的,認識的村上已經是走入殿堂級的大師。感覺大概又是徹底不一樣。從前讀他從前的作品,當今讀他許多種類的作品,都早已是二三四五六囘不一樣的事。

第一本讀的是《挪威的森林》,是架上唯一的林少華譯本。書底還很稚氣地提上XXX于一九九六年六月九日購于城中城大衆書局的字樣。今天也要拍成電影了,《死亡筆記》的松山研一搭檔《Babel》的菊地凛子,會不會好看?因爲偏心夜神月,很自然地就對松山沒好感。但客觀點說,他來演應該挺適合的,不過對我沒有吸引力就是。

有天,拿起一本被包裹得密密實實的雜誌,一本從小聽聞卻一直無名排斥的雜誌想說不如給個機會大家;翻轉到背面乍見一首模仿村上語氣寫甜甜圈的小詩,算了,放囘架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