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9

五六七 · 隨便省思。

如是過了一個很忙的周末。隨便記記,畢竟放肆到了一個階段后從未讓自己如此忙碌過。

星期五是快樂的一天:

1。架子上遇見May/June的《Film Comment》。好奇這本由美國林肯中心電影學會出版的電影誌好久,難得遇見,驚喜一下。然而這小小的驚喜很快就被大一點的驚喜壓過:

2。親愛的某人遞來新一期《Rock Sound》雜誌,這本據説以盡量貼近地下音樂為目標的雜誌,今期附送的CD裏包括親愛的Placebo新碟裏的單曲:《Battle for the Sound》。完了嗎?還沒還沒,終極的驚喜發生在車子裏當眼太迷蒙的我要待拆開封套才發現:

3。哇啊——今期的《Rock Sound》除了送單曲還送六張黑白Art Print,當中有誰不重要,重要的是竟有挂名Placebo實則Brian Molko個人照!激動地在車子上依哇鬼叫老半天!

失態了麽,沒關係;當一個小粉絲的快樂確實是沒什麽可以取代的。

我樂此不彼。

星期五夜裏繼續快樂:

1。晚上的一場電影小聚,遇見了聞名許久的人們,見識了大哥的豐富收藏。

2。趕在匆促的時間裏看完一部電影。《愛在暹羅》,幸福的,要到後來才開始。

3。有幸得睹白先勇《孽子》改編的公視連續劇精裝超華麗版——浮凸有致的包裝,單看賣相已經極吸引;時間所限只能看完第一集,來不及看阿青長大成人,仍高興。

夜裏不能太遲睡,隔天早醒。

星期六是忙于上山過海的一天:

早上載送弟弟去考試。然後吃一頓至今念念不忘的豐盛。中午回家小憩。下午再去走Sunway Carnival,看爸爸媽媽第一次喝星巴克熱巧克力和Latte,愉快。

傍晚往誼爺爺的葬禮。不太常見的親戚們,卻有很深的親情專屬溫馨。

星期天炎熱愉快地忙:

見了更多聽聞已久首次見面的朋友們,高興。中午再度過海去接載少爺,然後大塞車慘況下發現車子風扇未能運轉,繼續癡等,幸能遇見好人幫忙尋找零件更換,感激不盡。到約五點方抵家,累坏了。

結論:

寫流水賬,企圖從中尋覓一點能量讓我復原至一切開始前。佩服朋友們回到家能馬上發帖子上相片適當地掌握時間,這我不行。總得嘆杯咖啡,躺躺懶懶一下才甘願回到生活裏,然後才來哀嚎時間不夠用。多日不上這裡寫文字,想逃避的也是同樣的懶散心理——though i still cant't understand the logic behind。

今天收到一張轉載Email,題目叫《乳溝和時間一樣,擠一擠總會有的》——嗯,乳溝隨便啦,今天起要每天擠擠時間才是真的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