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30

不過這樣。

厭倦俗成約定計較時日,絮絮數算半年過去一年將盡,到現在還這樣計較感覺像倒數——數算著僅餘的人生,還有的時間,順便瞄兩眼還沒做完的事還剩下的運程還沒看的書和電影,那感覺不會是呼了一口氣又努力活掉大半年的感動,有的只是悵然悵然悵然。不是厭倦重復訴説麽,然而始終是擺脫不掉,這些那些明明在意的。

依循的是工作日曆,於是從週日開始順理成章揭開第三季的日曆。進入第三季了,該做的還沒做,也失去興致勃勃查看to do list按部就班的欲望。自律不是我的本行,自縱才是,一邊放肆以自在為名縱容自己懶根蔓延發作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一邊好整以暇看時光飛逝。或者也沒那麽糟,但回頭看總是滿目瘡痍,你知道的,總習慣對自己殘忍。智慧並沒有增長一點並沒有變得討人喜歡一點,依舊漠視討厭的人依舊有話直説依舊坦然,我喜歡個性分析裏的那一句,誰值得我花心思去恨去討厭。至少至今還沒,不排除總有一天可能遇上。

名人離世,生命如何不可測的課題再次被提起,未知生焉知死除了惻惻然還有生的疑慮。未雨綢繆是我們代代相傳的美德,努力儲存養老金和養兒防老追根究底都潛伏著同樣的動機,永遠為明日而活,若今日忽然離開會不會有所憾?即使如果死了真的一了百了,有沒有對得起自己,死前那一刻會不會滿足,還是繼續對自己苛刻。然而如果明日真的來到,沒有儲好隔夜糧又怎樣?於是我們繼續一邊徒呼嗚呼哀哉一邊清醒地喊生命不該是12345這方程式的——喊了還沾沾自喜自詡看破紅塵,轉個身卻比誰都更熱情更壯烈投入方程式。今天上課,老師說人面對改變的應變過程是Denial-Resistance-Exploration-Commitment,沒有誰能逼誰Commit,當然仍是一堆人在嚷被逼著Commit。生命也是一樣。一邊嚷嚷一邊喊無奈一邊說誰誰逼自己走上千篇一律的道路,説到底始作俑者都是自己,千萬個理由後面隱藏著的始終只有軟弱和膽怯,不過說說被誰逼或者能讓自己好過點。真正的勇者大概不屑將時間花在唉聲嘆氣上,都義無反顧地走出自己一片天,然而夭折的不是沒有。

於是真覺無話可説,也不想說。名人離世。好話忽然從四面八方湧出,當中不乏夾雜著零零碎碎的批判。誰,又有誰有資格批判誰?又怎麽要到來不及才來送上順耳好聽的,怎不在人們在世時盡一份珍惜盡一份心意若真如此愛戴?惋惜是必然,心痛是一定,畢竟始終曾經在生命中的某個階段佔據過重要位置,且默哀。

不過真的無話可説,捉摸不到的心灰意冷是一堆。連著幾天吃了睡醒了吃上班以外不看戯不讀書不書寫不混網發現時間照常的過,只是平靜依然未能如約來到。試著將腦子裏的亂七八糟像Transformer男主角那樣畫在虛擬墻上,得來的倒是一樣的結局——一堆亂七八糟塵埃飛揚的廢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Within